婶婶的胸罩

我有一个小婶婶,今年三十三、四岁,但风韵犹存,我和她的事持续发生了
将近六七年,她的魅力实在是足啊,这么久的时间里我对她的需求始终是那么的
强烈,一个少妇从风韵到风骚,只有我知道。

  我有个癖好——偷窥,女人穿短裙我就想看她的大腿和裙底世界,女人俯身
就看她的胸罩和乳房,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满足自己的私欲,甚至达到了一个不择
手段的地步,婶婶是自己人当然机会多一点,我为了她可没少费“精”力啊!要
知道一个男人一生的“精”弹的量是有限的,可我为了她不知耗费了多少我的
“小蝌蚪”哟!我的青春呀我的年华呀我的“精精”

  呀,这种女人那我可真是要为她精尽人亡啦!

  我们的第一亲密接触在好几年前了,那时她刚生完孩子,所以乳房涨大,她
用的胸罩是质地很柔软的那种棉的,我的欲望就是在这时慢慢地被勾起的,那是
在过年的时候吧,天很冷风很大,晚饭过后其他人在里屋,我正好去天井洗手,
发现在竹竿上挂着一副胸罩,家里谁会有这种胸罩呢?只会是她了。

  我只觉得机会来了,婶婶今天回娘家吃晚饭还没回来,何不乘机。我一把抓
住那雪白的罩子,使劲的闻着,希望能闻到一点她的体味,哇,好香啊!

  我生怕婶婶提前回来,赶紧到晒衣台,因为天黑了所以在这个露天台上不会
有人瞧见,我先将胸罩放入短裤内,然后找到一个一米多高的水泥台,我将长裤
解开拉下内裤,将胸罩对迭把我的鸡吧护住,这时我的家伙逐渐硬起来了,我马
上找准水泥台的边缘压了下去,就这样我的鸡鸡隔着那柔柔的似海绵的两个半片
胸罩抵在那里,我的双手各扯住一根胸罩的带子,并用力的拉,胸罩的带子很有
弹力,那种扯不断的韧劲,我喜欢。因为垫着胸罩在鸡吧下,所以水泥台没那么
硬了,但我的卵压在那上面觉得有点痒,我压了几下后就觉得更舒服了,我一边
压一边幻想是在性侵犯我那婶婶,不自觉的挤压的频率加快,我的快感加强,突
然,我的身子一抖,只觉得我的体内正一波接一波地在输出,我将身子抬起,立
即我的那根弟弟竖了起来,头上还冒出一股热乎乎的体液,是那么的粘稠那么的
有淫味,这标志着我的成熟也标志着我对她的占有的开始,这将一发不可收拾。
用胸罩将我的卵擦拭干净后我就把胸罩放回原位,我的第一次成功了!

  那次以后我就时常借机玩弄我婶婶的胸罩,大概是有了几年吧,后来婶婶换
胸罩了,她的胸罩是蕾丝有花纹的了,这是一个夏天,我放假在家而婶婶要上班,
所以我总是选她不在家的时候去她房间,因为这时再在晒衣台就不合适了,我要
么去晒衣架上拿要么就翻她的抽屉,就因为这一翻才大有收获,那天我在她抽屉
里发现好多三角短裤,有玫瑰红、粉红、悠黑、嫩白,真是性感啊,每条内裤都
是呈透明状的,还绣有好多花纹,我实在忍不住了,在抽屉里拉出一副胸罩来,
按照老规矩压在身下,内裤则有的套在头上有的含在嘴里有的塞在屁眼里,我在
她的床前脱的一丝不挂,我就压她的胸罩拉呀,扯呀,顶呀,我是在蹂躏她的一
切,我爽……爽……连叫几声“我要戳你,插死你,婶婶,快……快……曹xx,
来啊!”我的卵一颤一颤地在抽搐,流出了白乎乎的液体,我瘫在床上,现在我
的要求越来越大,我在想我并不能得到你的身体,但我一定要得到你所拥有的一
切。

  也是在同一个夏天,我精心导演了一出好戏——偷看婶婶洗澡。那天知道她
要洗澡了,我就守在窗外,她在浴缸里悠闲的洗着,我就伸出头去瞧,哇,好白
啊,她平卧在那里,阴部在浇水,黑黝黝的毛好大一撮,她正在梳理呢,我也是
因为第一次,胆子不大,没敢多看,等到她洗好在擦身子时,我就凑上去瞧瞧,
哇靠,她的乳房有些下垂,但奶头尖尖的,臀部浑圆上翘,肌肤光滑细嫩,你说
那时我要是冲进去她会怎样?就是因为我没有勇气走出那一步所以我只能拿她的
胸罩泄私欲,由于我用力过大还把胸罩的带子扯断了,我倒并不紧张,随手将胸
罩放回,但一连好久都没再去玩弄。

  过了一阵子,我再次有需要了,到婶婶处发现她的胸罩换了,换了一副有钢
丝托的,杯罩坚挺,我又有了新鲜感,仿佛我把她压在身下,手握她浑圆坚挺的
双乳,不停的拨弄那两粒捏不烂捏不扁的黑里透红的奶头,我抽搐、挺拔、挤压、
揉捏,而婶婶在我下面不停地呻吟、摇摆、蠕动、吮吸。

  以后婶婶还换过好多胸罩,有天蓝色的有黑的,有交叉肩带的有无肩带的,
但每一件都得让我爽上几回。我的瘾大到后来上大学了,还有时乘黑夜溜到女生
楼,将数件内衣拿下,一并垫在卵下面,拉扯无数根带子,挤压、冲顶,进行模
拟的性交然后射出的精液涂抹在各个胸罩里,以此来满足我的性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午夜福利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uyebook2001.xyz/index.php/2020/02/16/%e5%a9%b6%e5%a9%b6%e7%9a%84%e8%83%b8%e7%bd%a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