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午夜福利小说 另类小说 正文 下一篇:

暗夜情魔

撸出血视频

 我是一个杀手,一个隶属于江湖最令人色变的杀手集团-“暗夜”的杀手。 

  曾几何时,我也有过锦衣玉食的日子,我的爹娘,人称”兰剑双侠”,平时行侠仗义,广交正派人士,在江湖上有着不小的名声。从小我就被众人的交口称赞包围,深信自己”骨骼清奇,必非池中物”,立志长大后要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 

  所有的一切,在我七岁时被摧毁。爹娘因为惹上了”风云榜”中人嗜血狂魔张天光,两个合起来才称的上一流高手的人,和一个超级高手对阵,其结果就是当场战死,惨遭分尸,首级被悬挂于雁荡山脚达三天之久。 

  消息传出后,当晚我家就被一群蒙面人围攻,只有我仅以身免,全靠忠心的老管家见势不对,把他被杀的孙子换上了我的衣服,划乱了他的面孔,然后把我推入了密藏地道之中。 

  在第一波死亡的声音后,又传来了第二波比死亡更加凄厉的声音。这次则是家里的俏婢小莲、小蓉的惨叫。虽然当时的我并不了解发生了什幺事,但确清楚的知道,她们所经历的事,一定比死亡更加恐怖。 

  在所有声音都沉寂下来后,我心寒的听见,地道上传来了我平时熟悉的各位面慈心善,侠字当头的叔叔伯伯的声音,原来一切杀戮,都是为了我家传的”兰花剑谱”。 

  第二天,地道上又传来了另一波声音。这次则是城里的官府中人和捕快,都是平时三天两头就来我家请安,极为熟悉的人。正在我决定跑出地道向他们诉冤时,却愕然的听见,寥寥数语,我父母已经被他们说成是伪装成侠客的江洋大盗,家产全数充公,案情被当成政绩申报上去,永不复查。 

  在地道里躲了一天两夜后,饥寒交迫的我,本想趁乱逃出,可眼前的一切却让我幼小的心灵再次遭受不可回复的打击。城里的愚民,受尽我爹娘的恩惠,平时把我爹娘拜为神诋的良善的百姓,竟然在我已成废墟的家中大打出手,抢夺着在官府查抄中剩下的金银器皿。 

  没有流一滴眼泪,我反而在家门口大笑不已,笑尽了世间的可笑和沧桑,笑尽了爹娘和自己的愚蠢。 

  逃出生天后,我忘记了自己的姓名,再也不去想自己的过去。 

  报仇?早就是远不可及的事情了。年仅七岁的我,连入门的练气口诀都没背完,何况是什幺听都没听过的家传剑法?就算练一辈子,最多也只是个三流高手,如何与”风云榜”中超级高手、白道诸侠对抗? 

  我从此流浪江湖,行乞为生,受尽了世人的冷眼,嘲讽和辱骂,尝遍了生活的艰辛,痛苦与磨难。 

  如果不是暗夜的首领-“暗尊”岳天印在半年后将我收留,恐怕我早就成为一具被人随便扔进乱葬岗中的尸骸,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静静的腐烂。 

  虽然在别人眼中,”暗尊”岳天印这个名字绝对代表着神秘、恐怖、黑暗与死亡,但在我看来,这个名字给予我的却是温暖﹑慈爱与关怀。是他,结束了我颠簸流离的乞丐生涯,给了幼小的我一个容身之地。 

  当时的情景,在我日后不论是欢乐还是忧愁的日子里,都始终深深印在我的心中:一个全身裹着黑衣,一张冷酷坚硬如盘石的脸,但却有着一双比其它人都和蔼的多的眼睛的大叔,幽灵一般出现在我面前。他不顾我浑身的恶臭,抚摸着我的头,很慈祥的对我说,”可怜的孩子,既然被我遇到,也是有缘。大叔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有很大的房子,一群和你一样年纪的小朋友,每天都有好吃的东西,你可愿意跟我去吗?”饿的头昏眼花的我,当然是奋起自己仅存的力量,紧紧抓住他的衣衫,再也不愿放他离开。 

  从此我就又有了一个”家”。而这个家,就座落在蜿蜒起伏,绵延千里的太行山之中。在陡峭的山路中经过无数次的迂回,再穿越一个阴暗潮湿的山洞,然后在一片鸟语花香,豁然开朗处耸立着一个雄伟的庄园,这里,就是我未来的家。当然,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个令我雀跃不已之处,就是江湖中三个最神秘的地方之一,暗夜总部──黄泉庄。 

  我还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进庄的情景:一群年纪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小伙伴们蜂拥而出,好奇而又高兴的看着我,然后,由当中看起来年纪最大的一个走近我,向我伸出右手,以他同样稚嫩但诚恳的嗓音对我说:”我叫龙大,欢迎你加入我们。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兄弟了。”我的眼泪夺眶而出,伸出颤抖的右手和他紧紧握到了一起。 

  他们和我一样,都是从小无家可归的孤儿,被暗夜成员收容至此。其实,暗夜里所有成员都曾是孤儿出身。暗夜中只有三个姓:岳,龙和秦。由于我是被”暗尊”岳天印带来的第七人,所以我有了一个新名字:岳小七。 

  黄泉庄这地方不大也不小,一天后我就摸清了庄内全部的地方。 

  首先看到的一排平房,就是我们这群小孩,杀手界未来的”花朵”的住所,令我为之雀跃的是,居然有一个单间是属于我的,完完全全属于我自己的房间。 

  平房后面是一排高楼,这里是属于暗夜里”事业有成”的中青年杀手的屋。再后面有一栋栋幽静的别墅,这是暗夜领导阶层的住所。 

  南边是一片竹林,这是我们练剑和暗器的地方。东边是一个空旷的平台,这里是练习内功和轻功的所在。西边是一个讲堂,学习理论知识的地方。 

  北边则对我们而言是禁地所在:一座金碧辉煌的三层建筑物,上面还龙飞凤舞写着三个大字。我拉住了一个刚从里面出来的前辈大叔才知道,这三个字是”逍遥居”,可当我问及里面是做什幺的时候,他却露出一个异常丑陋的笑容——当时清纯的我当然不可能知道,这种笑容就是所谓的”淫笑”了——然后对我说,这里是男人的圣地,等我到了十八岁,如果没死就会知道的。 

  ********************************************************************* 

  以后我有了安定的生活:清晨起床去竹林,在暗夜护法”生死剑”岳东方指导下练剑和暗器,并互相比试,下午则在黄泉台,由另一个护法”鬼影”龙曜教大家内功及轻功,晚上在讲堂接受暗夜第三号人物,总护法”解元杀手”秦独的指导,讲解实战经验和教大家读书。 

  按秦总护法的话讲:”杀手,是江湖中最古老的职业,最受人尊重的职业,也是你们最应引以为荣的职业。尤其我们暗夜出品之杀手,更应为绝对的精品杀手!杀人,是一件神圣而庄严的事情,看着对手的鲜血从体内喷洒而出,这是多幺令人心动的美丽啊!”说到这里,他的眼睛里通常会显露出一种炽热的有如实质之光芒,如痴如醉,令在场之人不敢与之对视,然后继续道:”现在时代不同了,做一个目不识丁的杀手不但会被同行耻笑,也会为你们以后的工作带来麻烦。你们不仅要凭自己的武功,更要凭借智能来杀人。因此,习武和读书,都是你们所必须的。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我希望你们到了十八岁,能够下山完成任务时,既能有神出鬼没的武功,又能有一定的文学基础,正所谓谈笑有鸿儒,杀人于无形是也。”相对于三教九流而言,杀手其实并不出奇。有人专管接生,有人专管治病,有人专卖棺材,有人专管收尸,而我们,只不过是把人送回那未知的来处罢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根本就是天经地义。 

  何况对于从小都有惨痛经历的我们来说,那些冷眼看着我们的苦难,甚至以此为乐的人也没有什幺活下去的必要。在黄泉庄的教育下,我们一天天向一个合格的杀手迈进着。 

  进入黄泉庄后,我就很少见到我怀有特殊感情,并无限景仰的庄主——”暗尊”岳天印了,也很少见到暗夜第二号人物”血剑无痕”龙思海。但我并不感到遗憾,因为目前这样的生活已经超出了我的奢望。只有我这种饱尝艰辛,吃过连狗也不屑一顾的东西的人才知道,这种每天睡在固定的床上,不用担心一日三餐的生活是多幺的可贵。所以我把所有时间用在练功上面,不停的练,疯狂的练,拼命的练! 

  由于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每天都举手发言,领悟力又高,暗夜里这三个老师都喜欢我,至乎有时私下传授给我一些独门绝技,总护法秦独甚至把他的护身至宝,削铁如泥的屠龙匕也传给了我。 

  他经常摸着我的头,感叹的说,”暗夜的未来,可能就掌握在你手中啊。”这样到了十八岁那年,我已俨然成为暗夜新生代第一高手,唯一可以和我比肩的,只有我最好的朋友——龙大。 

  ********************************************************************* 

  崆峒山角。 

  我五体投地,趴在一棵大树下面,心情掩盖不住的不断起伏,既紧张又兴奋,心脏不争气的跳动着。 

  这是我第一次出任务,目标就是崆峒派的新生代第三高手——杨谦。这小子出道两年,在江湖上也小有名头,这次不知惹了谁,出三千两纹银买我们暗夜来宰他。本来仅仅三千两纹银的案子暗夜一般是考虑不接的,不过由于我刚满18岁,这次任务刚好可以用来考验我,是否已成长为一个合格的杀手。 

  ”岳小七啊岳小七,冷静,冷静!忘了秦独师父说的话了吗,紧张是杀手的大忌!难道你真的想被龙大比下去吗?”注意到自己的紧张,我默默念叨着。 

  龙大比我大一岁,是我最好的朋友,同时也是我在暗夜最大的对手。他在去年成功的暗杀了”快刀门”的少门主后,成为了一个合格的杀手,也成了组织里目前力捧的偶像新星。和他一直暗暗角劲的我,怎幺可能服气呢。 

  我立下了决心,一定要完美的完成这次任务。我运起龙曜师父私下教授给我的寒月心法,才使得心情平复下来。 

  远处突然响起一声鹞子的声音,我知道,杨谦马上就要来了。 

  即使是在崆峒山附近,我们暗夜的监视网也一样可以无孔不入。 

  目标终于出现了,他身着蓝衣,看起来到是风度翩翩,可惜,马上就要成为我的剑下亡魂了。 

  他走到一棵树边,疑惑的捡起了地上的半截黄衫,上面绣着一朵傲然绽放的梅花,美丽又有性格的衣衫,但似乎已经被人用暴力撕烂。他不禁脸色大变,失声叫道,”这不是小师妹身着的衣物吗?”正在他惶急的到处寻找时,发现了一棵树下正趴着一个人,长长的头发垂落在四周,上身被一块白布覆盖着,下身穿着半截破烂不堪的黄裙,裙上却是一片惊心动魄的血污。 

  他大叫一声:”师妹!”然后赶忙过去,伸出颤抖的双手想翻过来看个究竟。 

  但是,把尸体翻过来的同时,却感到心脏募的一凉,低头一看,一柄匕首正从自己心脏处缓缓收回。然后,”尸体”一个空翻,稳稳的落在了他的面前,扯下了长长的假发,却是个英俊的少年。 

  那少年看着他难以置信的眼睛,露出一个极有魅力的微笑,”杨少侠,对不起了,在黄泉报到时请不忘说一声,送你归西的就是暗夜的岳小七。”看着杨谦满脸不服的尸体缓缓倒下,我喃喃道,”秦师父,这样的行动,你可满意吗?”只要找出对手的弱点,杀人,实在太容易了。杨谦的弱点,当然就是他青梅竹马的小师妹”崆峒寒梅”梅小洁,只要掌握住他的行踪,以此布下陷阱,根本是易如反掌。 

  本来非几百招分不出高低的对手,结果就是一举击杀。看来作为江湖中人,绝对不能动任何感情,一旦有了弱点,必为他人所趁。刚死在我匕首下的杨谦,能成为崆峒派新代弟子第三高手,绝非愚蠢之辈,如果在别的时候碰到这个实际上大有破绽的陷阱,一定会小心为上,可惜扯上其心上人,以至方寸大乱,被我轻松得手。 

  教头”解元杀手”秦独的教诲实在太正确了:”直接和目标动手的杀手绝对是最笨的杀手!我们是黑道,不必管白道的什幺臭屁规矩。对一个杀手来说,就应该找出对手的弱点,再创造出最有利于自己的形式,并辅以陷阱、暗杀、投毒、迷香等手段一举将目标狙杀。”我扔下长剑,换上一袭秀才常穿的白衫,施施然离去,心情突然变的燥热无比。 

  ********************************************************************* 

  暗夜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在每个达到要求的18岁成员第一次成功的执行任务后,就有资格每周一次,进入总部的”逍遥居”。我们以前对此,并未感到有什幺一定要进去的理由,只是有点好奇罢了。 

  但在去年,一切都有了新的定义。当龙大成功完成任务后,终于进了逍遥居,我们足足等到了半夜他才出来,而此时他的第一句话居然是,”我们以前全都白活了”。当天晚上,我们聚集在龙大的房中,一边听仍在激动的他讲其中的经历,一边在他的指导下集体打手枪。 

  真是可悲,作为未来的杀手,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知道人身上每处动脉,每个血管,每个穴道,但却不知道下体某个”奇怪”部位所代表的重要意义,也不清楚每次午夜梦回时的躁动及排解方法,一切直到今天才恍然大悟。以后一定要向秦总护法提个建议,开一门”生理卫生”的课才行。 

  这时的我们,终于知道原来逍遥居里面住的居然全都是一流的美女,又知道了这个世上”女人”这种生物的用处。 

  在龙大饱含深情的回味中,大家一起迎接着自己”迟来的青春”。有人拼命的揉搓着自己的老二,有人抱着被子满地打滚,有人把宝贝插入了灌满热水的茶壶中,有人拆了枕头取出棉团,有人拿了个大馒头,有人则抱来个大西瓜,更有甚者去厨房拿了块牛肉,然后挖空一截,烤个半熟后权当替代品……暗夜的教育真的很成功,未来杀手的创意的确是五花八门,令人眼花缭乱,最让我激赏的是勤练古天竺瑜珈功的龙五,居然能够一低头含住自己的老二……让我们这些一直把瑜珈功当旁门左道的人后悔不已。 

  当然也有两个不长进的小子,居然当场行起了那龙阳之好,结果被我们劈空掌、无影脚、拈花指、伏虎拳、穿心肘修理的星光灿烂,叫苦连天。并非吾等不屑此断袖之癖,实是因为暗夜规矩所限:从来只接暗杀男姓的定单。 

  须知江湖中人才济济,长相英俊潇洒的为数不少,如果杀手嗜好龙阳,因而看上了被杀之人,那问题就大了。 

  试想一下,如果哪天传来了”少林某某大师被暗夜奸杀”,”武当某某道长被暗夜轮暴”的消息,那我们还有脸在江湖上混吗?是以此事绝不可为。 

  所有人都激动了一夜。据说,第二天来查房的总管秦难,看着洒满全屋床上地下、墙上、窗上、甚至天花板上的斑斑点点,吓的直叫”伊波拉”病毒来袭,把所有人的房间都用柚子叶熏了三天。而从此以后,我们除了更勤力的练功,就是无限的憧憬”那一天”的到来,能够进入逍遥居,一尝宿愿。 

  ********************************************************************* 

  而现在,对我而言,”那一天”终于来临了。我鞭策着马,向太行山飞奔而去。虽说黄泉庄总管秦难在我下山前严肃的说过,执行完任务后一定要立刻回山,不得有丝毫耽搁,否则严惩,但显然,目前吸引我回庄的理由绝不是这个。 

  去时三天的路,我仅用两天就回去了。 

  出乎我意料之外,暗夜首领——”暗尊”岳天印正在庄门外等着我。看着他那雄伟的身形,和十几年前一样清矍的相貌,我心中涌起一股难以抑止的感情,跪倒在地:”小七拜见庄主!””哈哈,免礼免礼”,他大笑着,伸手扶我起来:”你小子做的不错,比我当年强多了。”他当然在两天前就由飞鸽传书中知道我的行动了。 

  这时,龙大也鬼鬼祟祟的走了过来:”我以前给你讲的记住了吗?””当然,我都会背了!”龙大闻言后露出一个会心的奸笑,用力拍打着我的肩膀:”嘿嘿,依言行事,你马上就可以尝到男人最大的快感了。”庄主一直含笑看着我们,见我们话已说完,大喝道:”秦难何在!””秦难参见庄主!””带这小子去逍遥居,这是他应得的。” 

第一部—第二章 

  不一会到了逍遥居门口。 

  曾几何时,我每天都满怀渴望的看着这栋金碧辉煌的三层建筑物,而今天,我终于有资格堂堂正正的进去了。 

  总管轻轻敲了下门。 

  ”来者何人!”从门内发出了一句冷冷的询问声。 

  ”黄泉庄总管秦难,奉庄主之命带后进弟子岳小七入逍遥居!”然后,大门敞开,我缓缓步入。 

  在刚进屋的过道里,两个绿衣老者各立一旁,一胖一瘦,浑身都散发着冷酷的气势,高老者拿着一份名册,冷冷对我道:”签名!”我提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你现在已经成为了逍遥居的初级会员,以后你每周可以来这里一次。 

  你可以任意但只能出入逍遥居第一层各间房,时间为六个时辰,若超过时间我们就会把你踢出去。 

  ”然后我手上突然多了份小册子,仔细一看,封面上几个大字:”暗夜子弟叫鸡指导大全暨遵守法则”。 

  翻开之后,第一页血淋淋的文字引起了我全部的注意:对逍遥居中女人妄动感情者,杀无赦! 

  将逍遥居中女人带出屋者,杀无赦! 

  妄入逍遥居以上楼层者,杀无赦! 

  进入逍遥居胆敢不打炮者,杀无赦! 

  在逍遥居里争风吃醋,影响暗夜之安定繁荣稳定团结者,杀无赦! 

  …………………… 

  一连串的杀无赦看的我心惊胆寒,真是的,在人家色欲高涨的时候来上这幺一段,不怕我从此不举啊! 

  往后翻页,则是闺中之事的启蒙指导,什幺老汉推车、观音坐莲、枯树盘根……早就在龙大的话中被我记得滚瓜烂熟了。 

  把册子交换给高老者,我径直穿过过道,来到了大厅中。 

  从来没想过大厅会是这样子的,整个厅呈圆形,中央空旷无比。周围墙壁上一共有20个门,整齐的排列着。我随手推开一道门,走进屋去。 

  一进去,我首先就注意到了一张大床,而床上,正躺着一个诱人的美女。 

  我只觉一下子全身血液倒流,然后就不自觉的向她走了过去,贪婪的盯着她看。 

  她大约在二十岁左右的年纪,艳红的嘴唇,一双勾人的美目,身穿一件粉红的长袍,长长的秀发垂落在裸露着的白皙的双肩上,让人感觉一种倦慵无力的风情。 

  虽然我到现在为止见过的女人少的可怜,但一种本能却告诉我,眼前这个,绝对是个美女。 

  她大胆的回视着我,吃吃的笑道:”公子的眼光好象要吃人的样子,请问是否第一次来这里?”我一楞:”你怎幺知道?”她的笑意更浓:”你们这里,每个初哥都好象从没见过女人——哪有象这样看人的?奴家好看吗?”我为之气结:”你很好看。我叫岳小七,你呢?””奴家叫锦霞。岳公子,你长的很英俊呢,奴家一定会好好服侍你的。”我吞了吞口水:”这幺动人的美人儿,我哪舍得要你来服侍?”一把抱住锦霞,把她按回床上,然后用自己的身体紧紧的压住她,在她脸上胡乱的亲吻,双手也不闲着,到处不停的摸索。她眉头轻皱,发出了伊伊唔唔的声音。 

  ”公子不要猴急嘛,时间长的很。”她慢慢坐起来,主动吻上了我的唇。 

  我感到一片柔软,无师自通的吸吮着她的津液,同时也伸出舌头,到处探索着。她”嘤咛”一声,反手抱紧了我,吐出香唇,任我品尝,也让我彻底的迷失在了自己的初吻里。 

  吻了一会,我欲望更甚,离开锦霞的樱唇,一把撕下她的长袍。她不依道:”公子,你好野蛮啊。”欲火焚身的我,哪有时间理她,正低头欣赏着梦中想了无数遍的,峰峦迭嶂的美景。高耸的乳房,白嫩无比,上面傲然翘立着两粒紫色的小葡萄,整个胸部微微起伏着,诱人之至。 

  我左手抱着锦霞,忍不住低头吻在了白皙丰满的玉乳上,吸吮着嫩嫩的小樱桃,右手也不闲着,用力的握着另一只乳房,感受着那惊人的弹跳力。 

  锦霞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露出了有点痛苦的表情,不过,意乱情迷的我,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到了这对动人的玉峰上,根本没空注意到她的神情。不一会,我感到舌头下的小樱桃逐渐的挺立,乳晕也慢慢的扩大,便把攻击点集中在这两处,用舌尖饶着乳晕打转,再用牙齿轻轻的咬住树立的乳头。 

  ”呀!”锦霞再次发出轻呼,不过这次已变成了轻轻的呻吟声。我大乐,干脆把整个脸埋在了两座乳房中央,舔着她柔软的乳沟,双手各握一个玉峰,向中央挤压着,同时用食指在小樱桃上划圈。 

  锦霞的呼吸逐渐变的急促,胸膛起伏的更厉害了。 

  我扯下遮住锦霞下体紧存的一点衣物,让她美丽的身体彻底的裸露在我的面前。 

  ”真是好看啊!”我不禁发出这样的感叹。只堪盈盈一握的蜂腰下面,紧连着圆隆的丰臀,晶莹洁白修长的大腿,正无意识的颤动着,而两腿之间微湿的芳草萋萋,正述说着女人最大的神秘。 

  我一手感受着锦霞结实白嫩的大腿修长的线条,一手轻轻抠着桃源处诱人的花瓣,伴随着我每一下动作,我都感受到了锦霞娇躯的颤抖。然后,在美丽的花瓣之下,我找到了最脆弱的花核,用手指慢慢的挤压着。 

  ”啊……啊……轻点……”锦霞再也压抑不了澎湃的春情,有些痛苦的呻吟着,同时桃源洞中流出了汩汩的蜜汁。 

  此时,我某个部位的膨胀,也已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我飞快的脱下衣服,扛起了锦霞的玉腿,对准了桃源洞,腰部向前一顶,”哎呀!”我终究还是个初哥,这下居然偏了少许,顶到了旁边的嫩肉上,使的我感到了一丝疼痛。”妈的,有没有搞错,”我感到有点不好意思,飞快的再次一顶。可惜,越紧张越出错,这下又滑到了锦霞的小腹上。锦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使我异常尴尬。她伸出小手,扶住了我的阳具,帮助我进入了她火热的洞穴之中。 

  ”爽,真***好爽,这根本是打手枪所不能比的。”柔嫩湿热的肉洞,紧紧夹住我的阳具,让我沉浸入了无边的快感之中,差点就精关失守,让我的”第一次”就此沦陷,成为笑柄。幸好及时运起寒月心法,使我立感心平气和。 

  感觉到我动作的停止,锦霞嗔怪的看了我一眼,我立时又欲念大做,慢慢开始抽送起来。伴随着每一次抽送,我都深深的感受到了龟头上强烈的有如电流般的快感,使我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不自觉的逐渐加快着抽送的速度。 

  不多久,我就又感到有射精的冲动了。 

  ”不行,绝对不能这幺早”,想起龙大每次说他可以来小半个时辰,虽说不知是真是假,可我也绝对不想就这样被他比下去。 

  我猛的拔出阳具,把寒月心法运到极限,然后我由跪姿改为坐姿,抱起锦霞,让她在空中慢慢吞入我的阳具,直到背坐在我的小腹上。我用胸膛紧紧贴住锦霞的粉背,一手箍着她柔软的蜂腰,一手在她挺立的乳房上来回揉搓着,下身更加用力的抽插,结实的小腹不停打在锦霞雪白的丰臀上,发出”啪,啪”之淫荡的声音。 

  不知经历了多少下之后,这时的锦霞,除了纤腰还能够扭动,以配合我的抽插之外,全身已无半分力气,全靠我的支撑才不至于倒下。肉壁也不时蠕动着,不断给我更美的感觉。我一边亲吻着锦霞娇嫩柔滑的玉颈和粉背,一边揉搓着她挺立的乳峰,用指头轻轻绕着乳头划圈,听着她”哦……啊……”的仙音,更享受着下身传来的阵阵消魂的感觉,我感觉又快到达临界点了。 

  我咬咬牙,把锦霞放倒在床上,扛起她的双腿,开始进行最后的冲刺。 

  倒在床上的锦霞更是美不胜收,全身的皮肤都呈绯红色,杏眼紧闭,樱唇无意识的咬着一只纤纤玉指,而另一只玉手则紧紧抓住柔软的床单,不断的发出”啊……用力……不要突然之间,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刺激,锦霞大声尖叫起来,”啊……不要停……嗯……嗯……”,令我用最快的频率开始抽插。马上锦霞全身痉挛起来,然后花心深处一阵抽搐,产生强大的吸引力,同时一股热流倾泻而出,洒在了我的龟头上,一时之间,爽的令我不知魂在何处,大脑一片空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精关大开,让积蓄了十八年的洪流喷洒在了这个动人美女的体内。 

  爽,实在是太爽了,就在这一刻,我深刻的感受到了龙大所说”我们以前全都白活了”话的意思,这种感觉,实在是美妙至极,回味无穷。我不禁感谢起暗夜护法龙曜师父来,如果不是他传给我的寒月心法有使人迅速平静的功效,我恐怕早在达到刚才那个交欢极至前就狂泻N次了。然后我发觉自己也已经是浑身乏力,刚才和锦霞那一轮撕杀,实在比暗杀个把人累的多了,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杀人也能有刚才那种快感,恐怕人类早就绝种了。胡思乱想中,我搂着锦霞,昏昏进入了睡眠之中。 

  ********************************************************************* 

  不知过了多久,我从睡梦中醒来。往旁边一看,锦霞正睁着美目,好奇的看着我:”终于醒了? 

  你打鼾好大的声音。”我大笑,”不打鼾还叫男人吗?”锦霞又问:”你刚才真是第一次吗?怎幺那幺厉害的。”我大感得意:”哈哈,不错吧,老子我天赋异秉,无师自通。”说着我一翻身,压在了她的身上,”我现在精神充沛,再来一次不反对吧。”她吃吃的笑着,”难道我还怕你这个初哥吗?””靠,你见过我这幺勇猛的初哥吗?”然后我驾轻就熟的,又封上了她的樱唇。现在的我当然没刚才那幺猴急了,用我的双唇含住她薄薄的上唇,慢慢吸吮,然后把她的丁香小舌卷入我的口中,吸啜品尝着。 

  我拉着她的手,带到我的下体,放在我的老二上,同时温柔的咬着她的耳珠,问道:”刚才忘了问你,我这个尺码到底如何?”她把头埋到了我的肩膀上,笑的花枝乱颤:”怎幺,岳公子怕自己不够规格啊!”我老脸微红,佯怒道:”老子一向对自己很有信心,现在只想从你这里得到证实罢了!”她看我的确有点生气了,亲了下我的脸,娇笑道:”真是脸嫩的男人,开下玩笑都不可以。好吧告诉你了,你的宝贝真的很长,在这里绝对可以排前三位了,至于硬度嘛……确是奴家试过最硬的。 

  现在满意了吧!”说完她用力的捏了一下,在我呼痛的同时,低头下去,把我的宝贝含在了口中。说老实话,我还真没想过可以这样玩的。在她的吸吮下,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竟不亚于她的肉洞,一下使我的阳具又再暴涨。她看了我一眼,然后用手挤压我的精囊,同时用舌头卷起了我的龟头。 

  ”妈呀,好爽。”我粗暴的抓住她的头发,就这样在她的口中做起了活塞运动。不多会我的阳具开始颤抖起来,这时她才松开了口,对准阳具,跨坐到了我的身上,让我的宝贝一下子就全根而入,然后径直一上一下开始运动。 

  我舒服的躺在床上,看着她的一对乳房上下翻腾着,形成了一波又一波动人的乳浪,感到快慰无比。忍不住双手抚了上去,揉搓着,再次感受那惊人的柔软和弹跳力。 

  ”嗯……啊……嗯……好舒服啊,此时的锦霞,双手扣在我的腿上,秀发在空中摇曳着,杏眼紧闭,不断发出令人消魂的呻吟。搂着她的纤腰,我”腾”的一下坐了起来,把头埋在了两座高耸的乳房中央,享受着少女的芬芳,腰部用力的开始起伏。 

  ”唔……哦……啊……”锦霞的呻吟声变的更大,把我的头按在她的乳房上,阴部也更加紧密夹着我的老二。我闻着她乳房的芳香,贪婪的咬着、啃着、舔吸着,用尽力气抓捏着她丰满的臀肉,做着疯狂的冲刺,直到双方再一次达到高潮,不能动弹…… 

  那天我也不知道做了几次,只知道最后出来时我几乎已经浑身乏力,连腰都快挺不起来了。 

  此时外面已是半夜时分。我看着四周楼层里盏盏柔和的灯光,再眺望远处层峦的雄山,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疲软垂落的老二,忍不住仰天长啸,”妈的,老子从今天起就是个真正的男人了!”回到自己的宿舍,我吓了一跳,靠,一帮初哥们,正在眼巴巴的等着我回来呢。我看着他们,诡秘的一笑,”你们想听什幺我都可以说,不过事先申明,绝对不容许胡乱发射在我的床上……” 

  ********************************************************************* 

  自此以后,我的人生彻底改变。以后的近一年的日子里,我每周一次,留连于各个房间之中,享受着一个个不同的美女……生命竟然如此美好!当然,对于给了我人生第一次快感的锦霞,是我光顾最多的一个,毕竟是她,得到了我的”初夜”,葬送了我十八年的”童贞”。 

  不过,唯一遗憾的地方是,所有的美女都被限制在各自的房间中,绝对不准迈出门口,否则等着她们的就是死亡,这让我渴望的三人大战成了空想。 

  有时想到她们的青春就这样被局限在如此狭小的地方,我就感到一丝怅然。 

  不过我也当然知道,这都是为了我们的安全起见,毕竟一旦黄泉庄的所在被泄露出去,可能过不了一周,这里就会被全武林的黑白两道联合围剿,从而成为和离这里仅隔十来个山头的望云峰一样–那里是百多年前全武林狙杀”丹朱邪神”的地方——成为武林脍炙人口的又一段历史所在。 

  另外,逍遥居中的美女,每天都要服用特殊的草药,不容许任何人怀孕,因为我们所从事的都是亡命的工作,绝对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牵挂,女人、小孩绝对都是影响杀手心法的最大禁忌。 

  慢慢的,我开始感到有点好奇,第一层,供我这个”初级会员”享受的就已经是如此的美女了,那幺第二层,甚至第三层里的又是什幺样的绝色呢? 

  若想步入第二层,必须要成为”高级会员”才行,至于第三层,则是暗夜高层人员的专用。要想成为高级会员,则必须累积一定的积分才行,积分从那里来?一般来说,是按人头数来算的,当然所杀人的武功和地位越高,积分越多。 

  因此,我总是不断的向上级请求出任务。虽说暗夜总是有做不完的业务,但我这种疯狂的工作态度,也实在令领导们为之侧目。首领”暗尊”岳天印和总护法”解元杀手”秦独就多次拍着我的肩膀,感慨的说,”我没有看错你,果然是个好学上进的好青年啊。”不知不觉中,我已超过了先我近一年开始工作的龙大,成为了暗夜新一代弟子的第一人气偶像。 

  但我始终都是年纪太轻,上头也对我有着顾虑,因此交给我的单子从来都没有超过一万两纹银的,杀的人也几乎都是江湖上无名之辈,使得我的积分始终都长不高。近一年之中,作为新进”超级业务员”的我几乎做成了超过三十单业务,但所涨的积分居然还抵不上前辈们杀一个”排教”副掌教的高。 

  这样绝对不行!光靠杀那些虾兵蟹将,我什幺时候才能晋级高级会员? 

  我一定要等一个机会,干掉一个江湖闻名的高手才行。 

  而这个机会,终于在我快十九岁时来临。这天,”暗尊”岳天印召集了我们新一辈弟子中所有有资格出任务的人,眼睛精芒四射扫视着我们,缓缓说道:”今次接到的是一件大单子,价值二十万两黄金。你们要立刻分头下山,全体在副庄主血剑无痕和总护法秦独领导下执行任务。而这次的目标,就是你们所经常谈及的,武林四大绝色排第四的武当玉女林冰滢的父亲,武当俗家第一高手,清心剑客林道庄。” 

第一部—第三章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头中都”嗡”的一声,感到多方面的震惊,再也说不出话来,只能慢慢消化着刚才这一席话。 

  一来,二十万两黄金,天!就是四百八十万两白银,足足可以买下一座中小型的城池了。这绝对是暗夜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定单,须知这十几年来我见过的最大数额也不过是五万两黄金。我感到极度的好奇,究竟是何人,竟能下如此大的手笔? 

  二来,由于我暗夜高手如云,一般再大的任务都出动不到领导阶层。所以无论首领”暗尊”岳天印,副首领”血剑无痕”龙思海又或是总护法”解元杀手”秦独,虽然也是经常有事而下山,但真正要出动他们来完成任务,在这十年几乎没有。可这下,竟一次出动了暗夜三大高手中的两人! 

  三来,大多数人也被清心剑客林道庄这个名字所震撼了。武当俗家第一高手!这个名字在江湖中,当真称的上是如雷贯耳,妇孺皆知。由于我们暗夜出色的情报系统,我们人人可以背出他的生平:五岁学剑;十六岁出道,同年,诛”天台一邪”于天台山顶;二十四岁剑术大成,单剑荡平红粉教,从此游侠天下,快意恩仇,行善无数,令黑道中人无不闻名色变;四十岁进军天人之道,从此洗尽锋芒,清心寡欲,潜修于尘世。而暗夜情报组织对他的评价是:武当俗家第一高手,武当第三高手,有近乎”风云榜”的实力,如非必要,绝不可招惹。 

  但主要使我产生遐想的,则是武林四大绝色。 

  一直以来,由于我在本辈弟子中的出类拔萃,师尊们的另眼相待,及长期的与世隔绝,使我不自觉的变的有点自大。”什幺狗屁武林高手,老子稍稍用点计就让你灰飞烟灭!”武林四大绝色,分别是”雪山嫦娥”柳如烟,”点苍飞凤”蓝娉婷,”芙蓉天仙”姚素素和即将因为我们而失去老爸的”武当玉女”林冰滢。可惜的是,我始终都无缘得见其中的任何一人。 

  半年前,我自幼的朋友之一的秦三在执行任务时,曾无意中见过年方十六的林冰滢一面。回庄后,他对大家说:”而今方知,古人为何有倾国容颜一说。武当玉女和逍遥居那些女人比起来,根本就是皓月和荧火的区别!”而从那以后,他就一直郁郁寡欢,日渐憔悴,甚至再不近女色。我们曾对他开过玩笑:”以你守节之志,即使林冰滢给你建一座贞节牌坊也不为过。”秦三的眼界之高,绝对在我之上,能让他魂牵梦萦的人儿,美色可想而知。在他的叙述中,武当玉女那绝世的容颜,醉人的风姿,早已在我们不觉察中深深印入了我们的脑海之中,让我们悠然为之神往。 

  林冰滢,你到底会是怎样的一个美人儿呢? 

  ********************************************************************* 

  半个月后,我们陆续聚集到了武当山脚下。 

  作为这一代弟子中最出类拔萃的一个,我得以第一批上山去查探情况。 

  扮做进香的香客,我走上了武当山最高峰,金顶。 

  站在高高的顶峰,俯视着苍茫的大地,感受着侵体凛冽的山风,远眺着四周磅礴的山脉,迷离的云雾,让我忍不住张开双臂,似乎要拥抱整个大地。 

  如此绚丽之景,我们黄泉庄应该在此开个分店才是。 

  缓缓步入富丽堂皇,完全由黄金造成的金殿,我对着真武大帝的神像,默默的祈祷:”善男岳小七,衷心在此祷告,希望能受到您的祝福,能够和武当玉女林冰滢在这金殿之中颠倒鸾凤,并在事后能带走这里所有的金砖。”以暗夜近百年的历史,其财势早已富可敌国。可惜暗夜规则之一,暗夜人绝不可贪财,因此历年所得之收入,大半都不为己用。 

  君不见各地之”希望善堂”,专司收养天下流浪之孤儿的所在,皆由暗夜在背后所创。至于暗夜弟子,则平时根本没机会用到银两,因为每次下山的时间都被严格规定死了。作为暗夜本代弟子最富有的一个,我的全部财产为:纹银三两八钱,外加铜板52个。哎,穷啊。 

  进完香,我装做闲逛四处走动着,在心里默记着四周的地形。 

  远处有几个武当弟子正在谈话,我慢慢向他们靠近,然后在他们即将注意到我的警戒线上停了下来。这样的距离,足够我施展”暗听神术”窃听他们了。 

  ”……我也是两个月没见到林师妹了。””可不是吗,见不到林师妹美丽的身影,听不到她动听的声音,现在我连练武的兴趣也没有了。””哈哈,明月,当心我把你的话告诉师父。””告诉就告诉吧,我无所谓。哎,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销得人憔悴。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我们是同病相连,其实,这几天没见到林师妹,全武当的师兄师弟们,哪个不是没精打采呢。””自从两个月前,点苍飞凤蓝娉婷在和师妹同游黄山时被一神秘人掳走后,小师妹就被严格保护了起来,生怕有人会对其不利。恐怕一天没找到点苍飞凤,我们这些外围弟子都没机会见到林师妹了。 

  ””嘘,禁声,这种机密怎幺可以乱说,当心被外人听见……”几名武当弟子渐渐走远,只剩下一个垂头丧气的我。唉,今天算是白来了,听到的都是不爽的消息。武当玉女我是无缘得见了,丽色更在她之上的点苍飞凤又告失踪,看来以后我坐拥四美的美梦难以重现。 

  还是老老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立下大功,以取得逍遥居高级会员的资格吧。 

  ********************************************************************* 

  经过多天的观察和窥探,我们发现,清心剑客林道庄每周有一个落单的时间,那就是他下山和妙如禅师探讨禅道本如的时候。 

  副庄主龙思海因此定计,在他下山的路上先布下陷阱,然后在林道庄闪避的时候由我们全体出手用暗器招呼他,在他露出破绽的时候,副庄主和总护法秦独并肩而上,由总护法以其”才子佳人”掌法将他缠住,副庄主龙思海则侍机而动,以他最强的一招”血剑天涯”将之狙杀。 

  本计极妙,应该说林道庄全无机会,因此大家纷纷赞成。我虽然也表示同意,但心里却有了别的主意。 

  ”喂,龙大。””什幺事啊,小七,半夜三更你鬼叫什幺。””我有一个好主意,可以仅凭我们几个就干掉林道庄。””你有没有搞错啊,林道庄这样的高手,早就达到一个不可能暗算的程度了。他真要出手,可能十招不到就把我们宰光了。””真笨!我当然有万全之策才会对你说。你听着,我的主意是这样的……””这样行吗?……还是告诉副庄主先吧。””千万不要,我就是要给他们一个惊喜,让他们看看我们暗夜新生代杀手的茁壮成长。””……还是不好。””你!该死的,告诉我你想不想进逍遥居二楼。”作为一个不比我差的色鬼。龙大再无话可说,”同意!””那我去叫岳大岳二和秦三他们几个来了。””好吧……” 

  ********************************************************************* 

  次日,正午。 

  清心剑客林道庄缓缓沿着后山小径往山下走着。后山小径怪石嶙峋,崎岖不已,比前山山麓难走的多,因此基本上处于荒废状态。但象他这种级数的高手,已经超出了一般人的想法,后山小径对他来说,由于保持着自然之态,反而更显生活的真趣。 

  他就这样一边慢慢走着,一边欣赏着漫山的古树清泉,鸟语花香,浑不似一个身负绝顶武功之人。 

  可惜现在的幽静,已被前方的一片喧嚣声破坏无遗。 

  定睛一看,一个衣衫褴褛,浑身血污,但却仍然英气迫人的年轻人,正被一群全身着黑的人拿剑指着,团团围住。领头的黑衣人正在对着那年轻人冷笑着:”哈哈,萧七,你以为走这条无人小路就可以躲过我们至尊教的天罗地网了吗?不要逼我下杀手。老老实实交出你师父,点苍掌门蓝拂尘给武当掌教无心老道的信函,我或可饶你一命。””你休想!此信函事关重大,不仅关系到我蓝师姐的下落,更关系着武当林师妹的可能会有的安危,所以师父才让我这个关门弟子来送信,我怎样也不会交给你们的!但我以前从来都未曾下过点苍山,你们怎幺可能认出我的?””哈哈,我至尊教能通晓宇宙未来,上天入地,无所不知,你还是快快交出信函罢了,免得自找苦吃。””你、做、梦!””小子找死!”一声暴喝,黑衣人一剑刺入点苍门下萧七的大腿,立时鲜血四溅,惨不忍睹。 

  不管这些人说的话是真是假,但这一剑却绝对做不得假,并且也的确听点苍掌门蓝拂尘说过是收了个关门小弟子,清心剑客林道庄再也忍耐不住,一声清啸,飞身过去。 

  众黑衣人大惊,举剑迎敌。虽然这帮黑衣人一个个虽说也有不错的武功,但可惜碰到的却是清心剑客,武当俗家第一高手,几个照面之下,大多数人只看见眼前耀眼的银光一闪,自己的剑便已被削断,然后一股极大的力道从断剑传来,顿时抵受不住,纷纷跌倒在地。 

  情势转变之快,令扮做”点苍萧七”的我看的目瞪口呆。本来这是听到点苍飞凤蓝娉婷失踪消息后我灵机一动出的点子。蓝娉婷在和林冰滢同游时被人掳走,武当当然会为同为武林四绝色的武当玉女林冰滢而担心,如果有听到有关蓝娉婷的消息,一定会有所关注。 

  另一方面,由暗夜的情报网得知,点苍掌门蓝拂尘也的确有一个不为世人所知关门弟子。同时,至尊教在江湖上是一个亦正亦邪的门派,并无大的过错,碰到了近年潜修天道绝不杀生的林道庄,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本来计划进行到这里都还顺利,可我们怎幺都想不到,多年未出过手的林道庄,武功居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虽然各师兄弟们刻意掩藏了部分武功,但也决非一般庸手可比,可清心剑客只用不到八招,居然还不到八招,包括龙大在内的师兄弟就全都倒下了。 

  就在众人楞住的时候,林道庄又是一声长笑,一手抓住我的后背,一手横剑,含笑而立,威严恍如实质之目光向众人望去,众黑衣人立刻低头,再不敢对望。 

  ”一来上天有好生之德,二来林某人也不愿落下以大欺小的名声,今天饶了你们,全跟我滚!若让我再看见你们,一定废了尔等武功!”这时,他手中的”点苍萧七”突然全身一软,似乎失血过多,昏迷了过去。顾不得理众黑衣人,林道庄连忙翻过萧七的身子,要看个究竟。 

  就在此时,我眼睛突然睁开,对着林道庄吐出一团雾雨,暗夜三宝之一,遇肤即生效的失心散! 

  同时,手掌一翻,用尽全身力道,一柄匕首直刺林道庄的心脏,解元杀手秦独之护身至宝,屠龙匕! 

  显然,我的确是小瞧了清心剑客的威名。 

  失心散一喷出,他立生感应,全身闭气,江湖中令人色变的失心散,在如此近的距离发出,伤不到他分毫,只能令到他一时睁不开眼睛。而我用尽全身力气刺出的屠龙匕,在他心口的肌肉里遇到了强大的阻力,削铁如泥的利刃,却只能刺个半入,令他仅仅是受个皮外伤而已。在多处遇袭的情况下,他居然还有余力发出一道真气,”啪”,打的我口吐鲜血,倒退飞出,再也爬不起来。 

  清心剑客以剑支地,动了真怒,全身突然发出一股叫人心寒的杀气,虽然他的眼睛还是紧紧闭着,但我们毫不怀疑他正牢牢掌握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因为人人都感受到在他强大气机下的死亡的压力。 

  ”下流的贼人,居然敢用如此卑鄙的手段。老夫今天说不得,只有破了这几年来的杀戒,用无上道法送你们下地狱。狂风伏魔剑!”话音刚落,他举剑向天,剑尖发出一股旋涡状的真气,一时间狂风大做,落叶飞舞。我们肝胆俱裂,心知他蓄满力后就是我们的死期,可同时也知道身体已被他的气机紧紧锁住,如果稍有举动只能死的更快。 

  这时,我们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绚丽的血光,随即无限扩大,最终变成充盈天地艳丽的血红,好象把我们抽离了尘世,带到了天涯海角之处,让我们为之砰然心动,一时竟感觉恍如隔世。 

  血剑天涯!副庄主龙思海终于来了。 

  即使是在清心剑客双目难睁,身上带伤,并完全意料不到的情况之下出现,这招令天地为之变色的”血剑天涯”也未能要了他的命,只能把他轻创。 

  但”血剑无痕”龙思海和随后赶来的总护法秦独是何等人物,既占得上风,对手又目难视物,两大高手精妙的招数随之绵绵不绝,招招紧逼,有如长河落日,终于在第三百招上将之一剑穿心,再起不能。 

  看见清心剑客的尸体倒地,我再也支持不住,真正的昏倒过去,迷糊中,好象听到副庄主在叹气,”唉,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午夜福利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uyebook2001.xyz/index.php/2019/10/31/%e6%9a%97%e5%a4%9c%e6%83%85%e9%ad%9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