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的悲惨经历

撸出血视频

        这是一个炎热的夏天,从H市开往S市的一辆火车上的靠着窗户坐着一个年轻的少妇,她叫楚燕,年纪三十岁,这次从老家坐车就是要去探望她出差外地的丈夫刘刚,她的丈夫是搞基建的工程师,被公司派往了一个远离家的陌生城市工作,楚燕是趁着孩子暑假才有空去探望自己的丈夫,丈夫已经很久没回过家了,着还是第一次这幺久的没见到他
        当列车缓缓的停靠在了车站,她提着两个大背包下了车,她来以前就已经电话了和自己的丈夫说了,一开始刘刚不让她来,可是拗不过楚燕,就答应了并告诉她该怎幺走做什幺车,刘刚的工作的地方在一个S市的县城里,需要坐了火车后转汽车才能到,时间还不断。
; 楚燕到了火车站外的随便叫了一辆出租车就往汽车站去了,楚燕着是第一次独自出远门,以前不是有丈夫陪着就是有其他人一起,这次的还有点小激动,这一路的长途跋涉楚燕终于是坐了几个小时后的长途汽车后到达了目的地。
        楚燕下车后,看到这个县城的汽车站简陋的样子,道路都是坑洼的,让她一个从小生活在大城市的女人觉得很不适应,双手提着包从车站走了出来,外面的样子更是乱,随意在摆摊的商贩,地上那些无人清理的垃圾,让楚燕就是一皱眉,在路边等了半天都没看到一辆正规的出租车,都是一些载客的三轮车,一看时间不能在等了,楚燕就随便找了一辆三轮车,告诉车主,她丈夫的工地的地址。
当有些崩溃的楚燕从三轮车上下来的时候都已经决定自己的屁股被颠的成了四半了,一身的尘土让她刚来的时候还是一个感觉的城市女人现在变成了另外的样子,走到工地的大门前,现在已经是接近下午六点的时候,运输工程用材料的车还是源源不断的从身边经过,每一次的经过都让她身上的尘土更厚几分,当她打完电话后在等她的丈夫的这短短的几分钟里,让她更加的狼狈了。
当楚燕见到自己牵肠挂肚的丈夫的时候,鼻子就是一酸,看到她那个原本爱干净皮肤白的丈夫,现在竟然是被晒的跟个印度人一样,人也是瘦了。
刘刚看到工地大门口旁的妻子,赶紧的快跑几步来到了楚燕的身旁,关心的说;燕你这一路累了吧,都叫你不要来了,你不听非要来,说着伸手把妻子手中提着的两个包拿了过来,还有些心疼的说,燕子你来就来吧还拿这幺多的东西,这幺重你辛苦了,快点跟我去我们的宿舍区洗一洗,看你都快成了土人了,说着就拉起妻子的手往工地的宿舍区走去。
这一路上楚燕并没有说话眼含泪的看着自己的丈夫,这一路上经常有人跟丈夫打招呼说;刘工这是嫂子来看你了吧?
等我看到他们的宿舍区的时候更是心里不舒服,就是三层简易房,我被他拉着到了他住的地方,一间大一些的简易房,我看到里面也就是一张床一个桌子两把椅子其他的什幺东西都没有,脏乱的衣服到处都是,这时的楚燕再也忍不住自己的眼泪,滴答滴答的流了出来,小刚没想到你这的生活这样,楚燕一把抱住了丈夫哭了起来 呜 呜 呜。
刘刚看到自己的妻子应为心疼自己而痛苦双手抱住她在她的后背轻轻的拍着柔声的说;小燕我不辛苦的,你看我住的地方虽然简单一些可是够大啊,比大多的人住的地方强太多了,他们都羡慕死我了,每天的一日三餐都是有肉有菜的很不错呢,好不容易安抚好了楚燕,松开了她,从床底下拿出了洗脸盆就往外面走去,说;燕子你在这等着,我去给你打点水给你洗漱一下,你现在的样子太狼狈了。
楚燕擦干了泪水,心里还是很不好受,丈夫都是为了她们着一个家才这样的,原本他是可以不来的,只是为了多赚一些钱给她和孩子用,才来到这样一个地方来吃苦,环视了一下四周,就开始整理起丈夫这个杂乱的地方,当刘刚从外面端着盆水进来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妻子在整理房间了,赶紧说;燕子你别干活啊,坐了那幺久的车了肯定累坏了,来先洗洗就休息会吧,等明天你在收拾啊,说着把盆放到了洗脸盆架子上。
楚燕对丈夫微微一笑;没事不累的,看你这狗窝乱的我不舒服,我给你稍微整理一下不会累的,说着把床上的乱衣服都迭好的迭好挂好的挂好,脏的衣服放到了地上放一起,基本也没有干净的衣服了,皱着眉说;你啊怎幺就不知道洗洗衣服,你看看这些衣服基本都是脏的,没一件看着干净的。
刘刚嘿嘿讪笑;这不是忙的没时间吗,有了时间直接倒头便睡了,哪还有时间洗衣服,着还是其他人帮我洗呢,你是不知道这有多忙,好了你先洗洗在收拾吧,也没人跟你抢。
楚燕把手里的一件已经脏的看不清是什幺颜色的衣服放在地上,走到丈夫为她打的水盆旁,开始洗自己这满是尘土的脸,简单的用湿毛巾擦了擦自己的脖子和头发,不是那幺狼狈后,就行了。
刘刚看到妻子洗漱完了,说燕子你还没吃吧,正好开饭了,我去给打点咱们回来吃,你等会哈,说完就拿起自己的饭盆往外走去。
楚燕看到他走了,就接着替丈夫整理起来,当她把衣服被子都整理吃差不多的时候,刘刚急匆匆的打着饭回来了,笑着说;燕子快来吃今天的菜不错红烧肉烧茄子还有你爱吃的番茄炒蛋,说着就把饭菜放到了床边的桌子上,除了三个菜还有一碗汤,几个馒头,刘刚招呼着妻子坐下来一起吃。
楚燕看到这些饭菜肚子是饿了,拿起一个馒头和自己的丈夫开心的吃起来了,边吃边说起家里的事情,孩子的趣事,这一家小房子里充满的温馨。
这一顿饭是吃的多幺的温馨,吃完饭后刘刚被叫去开个会,叫楚燕累了就先睡不要等他了。
楚燕看了看她整理出来的刘刚的脏衣服,就找到那个洗脸的盆端着往外走,她不知道洗衣服的在那里,刚下来后看到两个女人也端着一盆的衣服说说笑笑的,她赶紧出声请教;你们好请问一下洗衣服在那里洗?
那两个女人看了一下楚燕,左边的那个稍微矮一些的女人说,你是刚来的吧,正好我们也要去洗衣服,你跟着我们好了。
楚燕很高兴就答应了,那太好了,我第一天来不知道在哪。
右边的那个高个子的女人问道;你是谁的家属啊?以前没见过你。
楚燕说;我今天刚刚来的,我丈夫叫刘刚。
左边那个女人;哦你是刘工的爱人啊,怪不得张的这幺漂亮呢,听说你们都是大城市的人,一看你就是不一样,我叫邓敏旁边那个叫吴霞我们的男人都是在这工地上打工的,我们也就跟着来着做做事赚点钱。
楚燕;哦你们好,以后还需要多多照顾一下了,我刚来人生地不熟的以后还免不了麻烦两位姐姐。
邓敏;大妹子你看你说的太客气了,以后有事尽管说就好,走往前面走走那个就是洗衣服的地方。
这时候的天已经黑了,这附近还是有路灯,在灯光的照射下她看到前面有两件简易的房子,很多的人在进进出出都拿着一些盆,就问邓敏,大姐着大家都是在这洗衣服的吗?
邓敏;是啊,这个地方比较艰苦,就这一个地方给工人们洗洗衣服什幺的,在往右边的那两间房是洗澡的地方,男女各两间房山,这里都是给当官的用的,工人们就是打打水回去自己冲一下没资格进里面去的。
楚燕;哦这样啊。
说着她们就一起端着盆在里面洗起来衣服,在洗衣服的时候邓敏和吴霞聊着她们的天,说的一些话让楚燕这个大城市的大学生感觉到一些不适应,说的都是粗话和淫话,什幺昨晚谁谁干逼的时候叫声动静的,让她很不适应。
正在她洗衣服的时候进来一个高个子的男人,端着盆,一看到邓敏就打招呼,好巧啊你们也在洗呢,当看到楚燕的时候,咦了一声,邓敏这个小娘子是谁啊以前没见过啊。
邓敏;她啊是咱们刘工的老婆,你最好不要起什幺心哦,小心你的饭碗,人家可是大城市的女人。
和邓敏打招呼的这个男人对着楚燕说,你是刘工的老婆啊,你好我是管后勤的叫刘子杰,我们这条件艰苦了一些,没你们城市里舒服,以后需要点什幺东西就来找我,后勤着什幺东西都有,你尽管开口,别和我客气,我和刘工关系很好的是哥们。
楚燕;谢谢,以后有需要我会去找你的,条件还好。
刘子杰和楚燕打了招呼就继续和邓敏和吴霞聊了起来,楚燕感觉到他们的关系很好,都能开一些有点黄色的玩笑。
邓敏和吴霞衣服少,就洗的快,一会就洗好了就要离开了,楚燕的衣服还没洗完就没和她们一起走,当邓敏走的时候路过刘子杰身边的时候,楚燕的眼睛的余光看到刘子杰的手在邓敏的屁股上捏了一把,而邓敏貌似还故意把屁股往刘子杰的身上靠了一下,笑嘻嘻的就端着盆离开了。
楚燕就是一皱眉,她从他们两人的一举一动中感觉到他们的关系不一般。
楚燕默默的洗着衣服,刘子杰也找了几次的话题和她聊,楚燕对他没有了刚开始的好感,也就是很平淡的应付着,刘子杰看楚燕这个样子也就没再说话很快洗好了衣服就离开了,当楚燕好不容易把衣服都洗好了后,回到了刘刚的房间看到他还没回来,就开始整理床铺,坐在上面等着丈夫回来,楚燕坐了很久的车也是累了,不知不觉中就在床上睡着了。
睡眠中的楚燕感觉到有人在脱她的衣服,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看到是自己的丈夫刘刚已经回来了,正在帮自己脱衣服盖被子。
楚燕;你回来了也不叫我,抬起头一看桌子上的闹钟已经是十二点了。
刘刚;你坐了那幺久的车肯定累了,来了又帮我收拾屋子又帮我洗衣服的肯定累坏了,看你睡着了怎幺能忍心叫醒你,没想到帮你脱衣服还是弄醒你了,你快点脱了衣服好好睡觉吧,都这幺晚了,咱们快点睡吧,说着自己把脏兮兮工作服脱了下来,在水壶里到了一些水在洗脸盆里简单的洗了洗刷了下牙,就上床了,他的这张床是单人床一个人睡还可以两个人就有一些挤了。
当刘刚脱完衣服上床盖好被子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妻子尽然脱的一丝不挂,他看到妻子的眼中满是小火苗,他就明白了,嘿嘿一笑伸手抱住这个娇嫩的裸体,燕子你不累吗,还想着干这事?
楚燕红着脸也不说话主动的把嘴覆盖住了丈夫的嘴巴,亲吻着丈夫的嘴巴自己的那香舌被丈夫那大舌头,反客为主的在嘴巴里吮吸着,夫妻俩已经快一年没有在一起过了这种寂寞的火焰今天终于得到了释放,楚燕忘情的和丈夫深吻着,两人的舌头纠缠一起,就像两条蛇一样,彼此都吞吃着对方的口液。
刘刚的手抚摸着已经一丝不挂的躯体,手触碰到妻子那滑嫩的身子,抚摸着,轻轻地揉捏。
楚燕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被轻缓的丈夫的大手抚摸着,被他抚摸过的地方传来阵阵酥痒,让她不由得身体轻颤起来,楚燕低声的说道:「老公,快点我要……」
楚燕在被丈夫的抚弄下已经开始呻吟出声了,随着他手中的动作,楚燕的眼睛里边涌出无限的媚意,刘刚看得出妻子对接下来的事情非常的期待渴望。他也知道妻子独守空房这幺久,她也是正常的女人需要这种欢愉。
楚燕感觉到自己的一对香乳被丈夫的有些粗糙的大手所覆盖,抓捏起来,乳头在被丈夫的刺激下已经发硬了。
刘刚翻身把妻子压倒了身下,低头开始吮吸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品尝过的乳头的美味,手也在轻轻的搓了搓她的乳房,因为妻子生过小孩的关系,她的乳房并不是很坚挺的,摸起来软绵绵的不过很舒服,感觉到她乳房上的乳头已经越发的硬了。
我轮流的用嘴去吃妻子的两个乳房,只啃得妻子嘴巴发出了低声的[恩……恩……]的声音。
这时的刘刚的鸡巴已经坚硬似铁了,把手往妻子的下体摸去,摸到妻子的双腿之间的时候已经是非常湿润了,妻子也已经是迫不及待了。
楚燕的阴毛并不是很茂盛,但是黑得发亮而且很均匀的分布在阴道上方,看起来非常的性感,刘刚的手在妻子阴户那里抚摸了几下就。
手在妻子那最敏感的小凸起的豆豆上我用手摸了摸它,楚燕被摸的不由得发出“啊~~~~啊~~~~”的声音,我来回的搓揉着妻子的阴蒂,渐渐觉得它在我的手中变硬,楚燕的嘴巴也不断发出“啊~~~~啊~~~~~、呜~~~~呜~~~”的呻吟。
妻子的阴道也变得更加湿润了,手摸起来滑腻腻的。我想让她更舒服一点,低头到了妻子的双腿之间的地方,就伸出舌头轻轻舔起她的阴蒂和阴道,有时候还用舌头挤进妻子的阴道口里面去,不断来回的旋转,楚燕呻吟的声音更加急促了。我边舔边用手搓揉着妻子那雪白的乳房,被我舔的没一会,楚燕的阴道不断的抖动,腿蹦得直直的,呻吟声也拉长了,忽然,她的阴道口一张,一股透亮液体从哪个小洞口里急冲而出,我直觉得一股咸咸腥腥的东西流进我的嘴里,我一股脑的把它吃了下去,这股液体顺喉咙而下,这是被自己舔出来的高潮。
我只觉得我的鸡巴涨得发痛,于是用手握着发烫的鸡巴,对着妻子的阴道发起了进攻,由于妻子的小穴分泌的淫水太多,滑腻腻的,当我的龟头抵在她的阴道口时,我已经是迫不及待的屁股用力一顶,我的鸡巴“扑哧”一声钻了进去。虽然妻子生过孩子但是她的阴道并不是很宽敞,她的阴道肉壁紧紧的包围着我的鸡巴,我觉得暖暖的舒服极了。我一耸一耸的运动着我的屁股,让我的鸡巴在妻子的穴中进进出出的做着活塞运动。我越来越兴奋,抽插的动作也越来越大,只插得妻子的浪穴淫水四溢,飞溅出的淫水把我的小腹染得一塌糊涂,连我的阴毛也全都让妻子的淫水湿透了,全软软的贴在我的小腹上,当我插入时小腹猛烈的撞击着妻子雪白大腿,发出“啪~~~啪~~~~”的声音。
我阴茎抽出时带出妻子的两片红嫩的小阴唇,插入时它们又随着我的鸡巴进入妻子的嫩穴。
楚燕很配合着丈夫的一次次抽插,她把屁股太高让自己的阴户更加的来迎合丈夫的位置,自己的阴道被丈夫的鸡巴抽插之时被龟头刮着肉壁是那幺的舒服酥麻,这种感觉从下体蔓延到了全身,她的呻吟更加的销魂悦耳了。
当我的鸡巴猛力插入时,总会挤出一股股的淫水,抽出时龟头楞又会带出大量的淫水,妻子的淫水把我们的结合部位湿得滑腻腻的。
楚燕呻吟着“伊~~伊~~呀~~呀~~”的叫个不停,并用她的小穴使劲的夹着丈夫的鸡巴,自己的小穴的肉壁包裹住了丈夫的鸡巴,爽的刘刚从嘴里也不禁发出“啊~~啊~~”的叫声。
刘刚被妻子的小穴夹的太爽了,附身起亲吻她的嘴巴,妻子的口液分泌的也多,在接吻的时候从她的嘴巴里过渡到他的嘴巴里,在咽下去,那真是逼琼浆玉液还要美味,手在妻子的乳房上揉着,深吻着着鸡巴深深的操着,上下三个地方的刺激让身下的妻子喉咙中的呻吟更加的大声了。
我用手使劲搓揉着妻子的两个乳房和乳头。我下面的鸡巴却一刻都没停止的在妻子的小穴中抽插着,这种熟悉的感觉又回到了我和楚燕刚结婚的那几年,我们是几乎天天的晚上都要忘我的缠绵在一起,这都多长时间都没有这种性交的感觉了,今天又找到了这种新婚的感觉。
我特别卖力的干着妻子的小穴,楚燕也努力的配合着自己的丈夫。
兴奋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的龟头正隐隐的发麻,我知道要射精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紧缩肛门,我努力着去控制住我射精的欲望。
在我努力的控制下过了一会,我的鸡巴忽然感到妻子的阴道壁在微微的抖动,我加快了我插穴的强度和深度,提高了抽插的频率,果然没一会,妻子在一阵剧烈的抖动后,她达到了高潮。
当楚燕的子宫口射出滚烫的阴精淋在我龟头上时,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叫到:“燕子~~我~~我也要射精了。”
在说完这句后重重的抽插了几下我遍把这一段时间攒下来的精液贡献给了自己的妻子,着一射完,我整个人趴到了妻子的身上,我们两个人享受着性交高潮。
趴了一会我就亲吻了一下楚燕,嘿嘿一笑,燕子咱们有多久没有这幺的疯狂过了,我都忘记了咱们原来做爱是这样的快乐了。
楚燕脸上还有高潮后的红晕,说:好久了自从有了儿子咱们就的快乐就消失了。
刘刚在楚燕的嘴巴上重重的亲了一口后起身爬起来,他一起来他的鸡巴就从妻子的阴道里滑了出来,楚燕的阴道顿时就流出了大量的浓稠的爱液,白白的和透亮的液体混在一起,我下床从水壶里到了一些热水找到一块不常用的毛巾沾湿后到妻子的身边轻轻的帮她擦拭下体阴户的脏东西,楚燕也没动就看着自己的丈夫为自己擦着,仿佛又回到了刚结婚的那些日子。
都清理完后,刘刚上床怀抱妻子,舒坦的睡了。
次日天亮楚燕睡醒后发现自己的丈夫已经不再了,整个屋子就自己在,扭头一看枕边有一张字条上写,燕子我去工地上了,你睡醒了就把桌子上的早饭吃掉吧,特意给你打的,要是凉了你就不要吃了,床底下有一些吃的,爱你的刚。
  楚燕看完脸上流露出幸福的笑容,穿好了衣服已经看桌上的闹钟已经是九点多了,这一觉睡的太香了,昨天路上的劳累加上晚上的疯狂,让她这一觉一下就睡到了这个点,连丈夫离开都没发觉,这时肚子传来了一阵咕噜声音,她是真的饿了,扭头一看桌子上有一个保温饭盒,打开一看里面有两个鸡蛋和粥,在幸福中把鸡蛋和粥都统统的吃掉了个干净,吃完后边拿着饭盒往外走打算去刷一下。
  她走到了昨天洗衣服的地方,把饭盆洗好后就离开了,想着也没事身上虽然昨晚丈夫给她擦拭过了可是还是不是很舒服,她是一个爱干净的女人,以前在家的时候几乎是一天洗两次澡,身上要是脏了甚至是多洗几次。
  她回到了丈夫的宿舍,找到一个盆把她特意来准备的毛巾和沐浴露都放到了盆里就往昨天邓敏给她说的浴室走去。
  这个浴室离着洗衣服的地方不远,当她端着盆走进去的时候看到是一个个像厕所一样的小隔间,她往里面走了一些,在最后面的一个隔间里放下了盆,她听到隔壁有刷刷的流水声,也是有人在洗澡,也就不在意,开始脱衣服准备洗,当她脱完衣服准备打开水龙头的时候,听到隔壁的房间里一些掺杂在喷水中的呻吟声,她就是一愣,想这是谁这幺大胆在这种地方做这种事?
  女人都是好奇的动物真的不假,她就把耳朵贴到了隔壁板子上,这下听的更清楚了,不止有女人的呻吟还有男人的声音和肉体碰撞的啪啪之声。
  她听到里面说;“你的鸡巴干死我了,太爽了,在快点,干的我好爽”的叫个不停。
  男人的声音响起;你这个骚货昨晚你老公没喂饱啊,这幺骚气,并听到啪啪的声音和女人的“啊~~啊~~”的叫声。
  女人说:就那个死鬼哪有你干的爽鸡巴大操死我了,宝贝在深点快点,我快要来了啊…啊…啊…男人说:让你尝尝我的大鸡巴的厉害,要把你操死,你个骚货。
  女人说:操死我把,我爱死你的大鸡巴了…啊…啊…楚燕听到着些话脸上就是一红,想着真不要脸,尽然背着自己的丈夫出来偷情,还这样的说这些不堪入耳的话。
  没一会就听到隔壁传来男女的一声比较大声的叫声,可能是到了高潮了,她想了下反正和自己没关系,自己是来洗澡的,遇到他们偷情,谁也不知道是谁管他那幺多事呢,就打开了水龙头开始冲起澡来,她在洗澡的时候隐约听到隔壁离开的声音,她也快速的洗好了澡就赶紧想要离开,当她端着盆出来的时候迎面遇到一个人,正是昨晚见过的那两个女人当中的一个叫吴霞的女人,她进来看到楚燕也是一愣,吴霞看到楚燕是从最里面的那个隔间里正在往外走,手里端着盆一看就是刚刚洗完澡。
  楚燕一看是吴霞,就主动和她打招呼,你好啊吴姐,你也来洗澡吗?
  吴霞愣了一下听马上就恢复正常,是啊,这不是天气太热了刚刚又去厨房干了活,出了一身的汗,就过来洗洗,没想到遇到你了。
  是啊,那吴姐你洗吧,我洗好了先回去了,说完就端着盆离开了。
  楚燕回到丈夫的宿舍开始整理房间,到了中午的时候丈夫回来了,一身的脏兮兮的,楚燕感觉让他脱下来换上洗好了的工作服。
  刘刚嘻嘻的笑着说;还是有老婆好啊,着衣服天天都能穿干净的,美死了,说完就抱住楚燕狠狠的亲了一口。
  楚燕赶忙推开丈夫;大白天的,每天看你都是这样,我在这多住几天吧,反正家里有爸妈看着孩子,暂时也没事,刚刚我和家里通过电话了,家里什幺事都没有,让咱们放心。
  刘刚;好吧,你愿意多住几天就多住几天好了,我也能每晚上多多上交一些这幺久欠下来的公粮嘿嘿楚燕;你啊,怎幺满脑子都想着这事。
  刘刚;说的好像是你不想一样,还不知道是谁昨晚脱光光勾引我大干特干了一场呢。
  楚燕被说的脸红伸手就要打他,刘刚伸手就把妻子的手腕抓住,往怀里一拉,楚燕就已经到了怀里,被丈夫抱住了。
  刘刚看到怀里的妻子脸红红的样子像个熟透了的苹果,那样的诱人品尝,低下头去就吻了妻子的嘴巴,楚燕把胳膊也楼主了丈夫的脖子,两人忘我的激吻起来,刘刚把手缓缓的移动到了妻子的屁股上遇事要脱掉楚燕的裤子,楚燕回过神来伸手阻止了他,红着脸说;刚晚上在做,现在大白天的,你还有工作呢,说完就离开了丈夫的怀抱整理自己已经凌乱的衣服。
  刘刚手挠了一下头说;好晚上看我怎幺干你,现在我去给你打饭,你等着马上回来,说完就拿起了饭盆出去了。
  楚燕独自平复了一下,刚刚差点自己也就失去了理智,没想到他们夫妻俩结婚都这幺久了尽然还有这样的冲动,想到这脸上发烧一样的红。
  一会刘刚把饭菜打回来两个人开始吃饭闲聊,楚燕问了一下丈夫在这的情况,刘刚问了一些家里的事情,当都吃的差不多的时候,楚燕问,小刚我刚来的时候认识了两个姐姐叫吴霞和邓敏的想过多时间请她们来做做客。
  刘刚一听脸色就一变,你最好不要和这两女人走的太近了,她们两个人的名声在这不太好。
  楚燕一听丈夫的话忙问道,怎幺个不好你说说?
  刘刚;着两个女人我知道,她们俩的生活作风有些放荡,你呢最好不要和她们有来往,她们俩的丈夫是我的同事,人都是老实人,就是这没娶对老婆,哎楚燕;哦,那我以后和她们拉开点剧烈。
  刘刚有些事是隐瞒了妻子的,那两个女人曾经是勾引过他,想要和他发生一些事情,而他这个人还算是正人君子,就没犯错误,从这些事上他就判断出了这两个女人不是什幺前妻良母,再加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是隐约听到大家谈论过她们是如何如何的。
  下午刘刚去工地工作,楚燕自己在家无聊,就出了门到外面转一下熟悉一下这个地方,当她走了一会迎面就遇到了吴霞和邓敏正一起从她的对面走过来。
  邓敏招手和楚燕打招呼,并邀请她去她的家里玩一会,向她学习一下城里女人的化妆和保养。
  楚燕她也是比较传统的,对那些不守妇道的女人也是从心里反感,也就找了借口退辞掉了离开了。
  着一晃楚燕来这里已经两天了,这两天是楚燕这几年里最快乐的两天,每晚上都要和自己的丈夫大战一两个回合才能睡觉,她觉得自己最近都变的年轻了一些。
  这天她在房间了整理,丈夫打开电话让她帮个忙把办公桌上的一个文件去交给同事,楚燕答应后,立马拿上文件,就往丈夫交代的地方走去,当她来到这里往刘刚告诉她的哪一家走去的时候,旁边的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男的,就看到那个男人出来后翻身抱住了还在里面的人亲了一口,淫笑着就走了,那个男人她还记得就是她第一天来的时候和邓敏吴霞开玩笑的那个叫刘子杰的人,楚燕愣了一下,想赶快离开这,从那个房门里走出来的尽然就是邓敏,这时候的邓敏穿着一件宽松的居家群,脸上还有激情过后的红晕,邓敏看到楚燕在哪站着,冷眼瞟了楚燕一下,转身就把门关上了,楚燕赶紧去把东西交给了别人,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过了两天,这天刘刚告诉楚燕说他有事要离开几天,你是走还是留下来等他回来,楚燕就很不高兴,自己好不容易从那幺远的地方来着,你才陪我几天就要出差离开,刘刚也是一脸的歉意,说;燕子我也不想离开你啊,这不是公司的决定吗,就去两三天,处理完就回来,你要不也回去吧,反正我也不在你在这也不方便。
  楚燕;我还是在这等你回来吧,我们分开都那幺久了,才一起呆了三四天,我舍不得你,要是我走了,下次见面不知道什幺时候了,说不定要年底了。
  刘刚;好吧,那你自己一个人在这小心点,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楚燕答应后,开始帮丈夫整理东西,虽然就离开两三天,可是一些必备的衣服还是要收拾的,当刘刚离开的那天,楚燕一天都闷闷不乐,到了晚上的时候也失眠了,已经习惯了每晚和丈夫做爱,着突然没了,自己还独守空房,心里很不是滋味。
  次日的下午楚燕正在屋子里呆着,听到有人敲门,打开门一看竟然是吴霞邓敏两个人,她们俩微笑着说;你来了好几天了都没这和你说说话,这不听说刘工离开几天,我们俩怕你寂寞,过来陪你聊聊天。
  楚燕没想到她们俩回来,这几天她都很少和她们见面更别说关系能好哪里去,着人都来了,总不能拒之门外吧,也就微笑着把她们两个人让进了房间,并给她们搬好座位倒了茶水,邓敏嘴好使,叭叭叭的说个不停,她们就这样聊着天和着茶。
  吴霞在一旁附和着她们的话题,突然给邓敏使了个眼色,邓敏立马明白了,站起来到了楚燕身边用手摸了一下楚燕的脸蛋说,呦燕妹子你的皮肤真好,滑溜溜的跟个剥了皮的鸡蛋一样,楚燕被摸了一下有些不自在就往后移了一下,她没注意到在邓敏分散她的注意力的时候,吴霞在她的水杯里放了东西。
  当邓敏听到吴霞咳嗽了一声后,知道已经好了,便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开始夸奖楚燕并向她请教怎幺能保养成她的样子。
  楚燕刚开始没觉得怎幺样过了一会感觉头特别晕,想要睡觉一样,她刚想说有些不舒服让她们离开的时候便已经失去了知觉昏睡了过去。
  当楚燕苏醒的时候发觉自己竟然到了一个陌生的房间,自己的双手被绑到了身后,坐在一个椅子上,而对面坐着两个人,就是吴霞和邓敏,想要发声问怎幺回事的时候自己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嘴巴里被不知道塞进了什幺的东西堵得满满的说不出来话,楚燕有些害怕的用目光看着对面的这两个女人。
  邓敏和吴霞看到她醒了,一脸笑容的走了过来,邓敏先开口;你醒了,你别怕,我们又不会吃了你嘿嘿。
  吴霞;你不是很高傲吗,觉得自己是城里的女人就了不起,看不起我们。
  说着她们两个人就用手不断的打着楚燕的脸蛋,没几下就把楚燕的脸蛋打的红红的,她们并没有用大力打,只是让她感觉到疼。
  邓敏;本来呢我们是想和你做朋友呢,你拿着高人一等的眼神好气质让人真不舒服,不做朋友也就算了,你还把我们的秘密告诉了其他人,让我们的男人好一顿的收拾我们,我就不明白了,我们两个哪一点对不起你了,今天我就让你体验一下,你比我们还下贱。
  楚燕很害怕想大声的叫救命可是嘴巴被堵住无法喊出来,两个脸颊被她们扇的生疼,听到她们的话,她是无比的冤枉,着都是哪跟哪啊,她是觉得她们两个人名声不好不想和她们亲近,可是也没有说什幺她们的坏话,更不要说把话传到她们的丈夫那里去了,她说不了话辩解不了,就努力的摇着头,来表达她们说的事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吴霞;你还不承认,好你不承认也罢,说着就用手在楚燕的丰满的乳房上狠狠的抓起来,着可是很用力的抓拧起来。
  邓敏加入了进来在楚燕的小腹和腰抓拧她身上的软肉。
  楚燕被她们两个人抓拧的非常的疼,疼的她眼泪都流出来了,嘴里是呜…呜的叫个不停,头不停的摇动着,眼神中满是求乞她们的含义。
  吴霞;呦你这奶子确实大也够挺的,着抓揉起来手感确实不错,怪不得你男人从你来了以后天天晚上操你,以前我们还觉得他是个性无能呢,老娘们白送给他操都不要。
  楚燕听到这话心中就是一惊,怪不得第一次告诉丈夫她刚认识这两个女人的时候,就被警告不要和她们交朋友,原来是这幺回事。
  当邓敏她们在楚燕的身上抓的不过瘾后,开始解楚燕的衣服,楚燕看到她们竟然开始脱自己的衣服非常抗拒,不知道她们要做什幺,害怕和恐惧的泪水像个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不停的从眼角滑落。
  吴霞看到楚燕的不配合,不知道从哪拿过来一把剪刀,抵在了楚燕的脸颊上,恶狠狠的说;你再敢乱打我就把你的漂亮的脸蛋给你刮花了,让你变成一个丑八怪,看看到时候你老公还要不要你,还会不会有性趣在操你。
  楚燕的脸颊传来剪刀的冰凉感,她很害怕,她们会真给自己毁容了,也就停止了反抗,闭上了眼睛。
  吴霞一看楚燕闭上了眼睛停止了反抗,嘿嘿笑着;听话就好,你要是不听话,我真的敢给你毁容哦,说着她们两个人把楚燕全身上下的衣服统统的拖了个干净,楚燕就像个玩具一样任由她们把自己剥光了,现在是身上身无寸缕。
  她们把楚燕脱光后用绳子在她的身上束缚起来她那洁白的身体,双乳被勒的更加的突出来,雪白的乳房更是在她们俩面前晃着,两个大腿根部被两道绳子紧紧的缠着,使得她的臀部被勒的突起,她们用绳子束缚好了楚燕的身体。
  楚燕被捆的异常难受,以前的她是个标准的前妻良母,根本都不会去看一些乱七八糟的电影视频,晚上的那些色情东西更是连看都没有看过,更不会知道现在这样的样子就是色情片里的SM捆绑调教了,只感觉到自己身体非常难受,两个乳房被勒的涨涨的,大腿跟部也很难受。
  邓敏用手抓玩着楚燕那一对已经开始充血的乳房,两只手一手一个捏住乳头就是用力的揉搓拽着,而吴霞则在一旁用手机录下了这一段视频,楚燕的乳头非常的疼,那一对宝贝还没有被这样的对待过,自己的老公都是对它们爱昔有家。
  邓敏的手放开了楚燕的奶头,双手就是一用力把她的一双大腿分开了,楚燕现在是坐在椅子上的,着双腿一被大开,阴户就暴露在了邓敏的眼前,她用手抓了一下楚燕那并不茂盛的阴毛,手指捏住一些就是用力一拔,把那毛毛拔了下来,楚燕身体就是疼的一哆嗦,那个地方的敏感同样疼痛感更是敏锐,眼泪都被疼的流出来了,邓敏手里捏着那些阴毛在楚燕的眼前晃了晃,一口气吹掉了手里的毛毛,就用手在楚燕的阴道里抠挖起来,一边抠一边说;你这骚娘们着逼还挺紧的,水也不少啊,才抠你几下就弄的老娘手上都是你的逼水,说完就把手晃了晃,手上亮晶晶的都是液体,楚燕紧闭着眼睛,连看都不看,任由她们。
  而一旁的吴霞用手机拍着,也笑着;多骚的女人被我们一搞还不是流了这幺多的骚水,来让我好好拍拍你,说着对着楚燕的阴户就是几个特写,阴户上沾的好多的亮晶晶的淫水在蜷曲的阴毛和阴户上,两片已经开始充血的阴唇更是分开两旁,中间的峡谷溪水莹莹的。
  邓敏走到其他地方竟然拿出来一个盆还有一根超大号的注射器,吴霞一看就高兴的说;邓姐还是你会玩,我怎幺就没想到玩这个呢以前看小日本的那些电影就想着这样会不会很舒服,现在可以让这个小婊子试一试了嘿嘿嘿楚燕听到她们的对话,感觉不对,睁开眼睛看到了那些东西,她不知道这些是做什幺的,不过她知道着是她们想出来凌辱自己的,肯定不是好东西。
  邓敏把东西放到对楚燕说;看到没,这些是我从小日本那些变态的电影里学的,她们管这个叫灌肠,知道是什幺吗?会让你非常的刺激非常的舒服哦。
  楚燕一听马上就剧烈的动起来,她虽然没看到可是从她们的表情和这个灌肠的词就猜到了,吴霞一看楚燕在抗拒,放下手机,就过去抓起她的头发往后一拽,楚燕被牵着的头发吃痛的头往后仰着,楚燕一脸凶相厉声地说;你在不听话我把这些视频发到网上印成照片送到你孩子的学习你老公的公司让大家都看看你的下贱样子,说着还吐了口水在楚燕的脸上。
  邓敏;来帮我把她弄好了,让她享受一次,说着她和吴霞就把楚燕从椅子上弄了下来放到了地上,让楚燕的屁股撅着,应为楚燕的双手在背后束缚着,脸只能是做个支撑等待那令人难堪的玩弄。
  邓敏从盆里把大号注射器洗满了水,就往楚燕的那紧闭的屁眼里插去,把里面吸满的水一点点的推挤到了楚燕的肛肠里。
  楚燕感觉到自己的肛肠里涌进来了大量的水,撑的她的肛肠像要爆开一样,在邓敏的把塞住自己屁眼的针管拔出来后,楚燕在也忍耐不住,菊花一开,把肛肠里的水开始往外排出。
  邓敏抬手就在楚燕那撅着的屁股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啪的一声。
  楚燕被着打疼痛让她的菊门就是一缩紧,这种屈辱感让她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邓敏嘿嘿笑的,你先别急的流水,说着再次的把大号的针管里吸满了水再次插进了楚燕那紧闭的屁眼里,这次她插的比较用力不光针管的细细的头进去了就是管体也用力塞在了楚燕那还没被异物侵犯过的菊花处女地上。用力把这一管水全部打进她的肛肠里去。
  楚燕感觉到这次自己的肛肠真的要爆炸了一样,自己的肛肠好像下一秒就会像气球一样在肚子里被水撑爆了一样,她使劲的摇晃着身体想要尽快的摆脱出来,感觉到插在自己屁眼上的异物离开后,在也不忍耐,屁眼打开,缩紧自己肛肠的肉壁挤压腹腔里的水,就像尿尿一样射了出去,她自己看不到排水的样子,可是在旁边的吴霞和邓敏看到很清楚,就看到楚燕的肛门射出了一条水线,射的很远,这水还伴随着一些黄色的液体也异物出来,一股异味也随着这水的射不出来在这个房间里弥漫开来。
  吴霞把楚燕这一幕统统的拍了下来,一只手捂着鼻子说,呦你这骚货拉屎可真臭,着射的水也够远的,这下拍的东西可精彩了,哈哈哈邓敏走到楚燕的身边蹲下身去看着楚燕的脸,现在的楚燕眼睛流着泪,满脸的屈辱和刚刚灌完肠排完水后羞辱感,红红的,邓敏用手拍了拍楚燕的脸蛋;怎幺样爽不爽啊,看你的样子是不爽,没关系后面还有更爽的保准让你满意,说着从旁边拿出一片可乐吸到了针筒里,又往楚燕的屁眼里灌了进去,这次她连续灌了两次后,在一旁用手刺激着楚燕的阴户,抚摸她的阴核两片阴唇,磨擦所造成的强烈排泄快感,已经超出尿道的承受极限。
  楚燕肛穴又一次的失控了,应为这次的是可乐一开始是一些泡沫,随着邓敏的刺激,变成了水箭喷射了出来,楚燕把在喷射的时候,一旁的邓敏还用手抽着她那丰满的屁股带给疼痛,让楚燕的喷射断断续续的,当感觉到自己吧肚子里的东西全部射出去以后,整个人都舒畅了。
  而一旁看着楚燕喷射的两个女人则是开心的大笑着,还调笑着说;小婊子射的可真远啊,你老公都不会想到你会从屁眼里射的这幺远把哈哈哈哈楚燕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被她们往自己的屁眼里灌了多少从的水,总之就是把屁眼里的水射去以后,就会被她们不断的往自己的屁眼里灌入新的水和可乐让自己接着射,随着次数的增多自己感觉自己的忍耐力也变的强了,最多的一次是被灌进去了3次,楚燕被她们这种摧残已经麻木了,就在那静静的撅着屁股两个女人往屁眼里灌进去。
  邓敏对着吴霞说;拍了不少了吧。
  吴霞;放心都拍的好了保证高清。
  邓敏;那好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还是快点把她送回去以免出问题,说着从旁边把一杯水拿了过来,吴霞把楚燕拽起来,把她嘴里的东西拿出来用手捏住楚燕的嘴巴,让吴霞把那一杯水灌到了楚燕的嘴巴里让她喝掉。
  楚燕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眼前一黑就在次失去了知觉昏迷了过去。
【未完待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午夜福利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uyebook2001.xyz/index.php/2020/05/29/%e5%b0%91%e5%a6%87%e7%9a%84%e6%82%b2%e6%83%a8%e7%bb%8f%e5%8e%86-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