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母淫臀

撸出血视频

daka

【被同学凌辱的丝袜妈妈】

 妈妈被吓呆了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任由王飞在自己身抢游走,王飞把头深深
的埋在妈妈的乳沟中间,软软的触感,还有妈妈的体香,让王飞欲火焚身,双手
也没闲着,一只手深入妈妈的短裙里抚摸着妈妈黑丝美腿,另一只手绕过妈妈的
纤腰在后面隔着裙子和裤袜揉捏着妈妈浑圆富有弹性的臀部,只见王飞把妈妈挺
翘的丝袜翘臀捏起一个诱人的弧度,王飞揉捏的同时把妈妈下身往自己身前按,
隔着裤子用阳具蹭着妈妈的下体。「啊!」妈妈这时才如梦初醒,直接给了王飞
一耳光,「你做梦。」妈妈愤怒的对王飞说到。然后匆匆的跑掉了,「臭婊子,
看老子找到机会,不干死你」王飞摸着自己被打的那边脸,脸色十分阴沉,王飞
看着妈妈的背影消失后也转身走了。

  我在旁边看完了这一幕,震惊的无以复加,没想到王飞对我妈妈早走窥伺还
抓住了妈妈的把柄,妈妈开车怎么能这么大意。看到平时女神一样的妈妈被王飞
搂在怀里凌辱,柔弱的样子,我裤子里的鸡巴几乎都要把裤子顶破了,考虑再三
我没有去阻止,毕竟我出去也无济于事,现在要想怎么夺回妈妈的把柄才是。

  当天我回到家,我和妈妈都心事重重吃饭后便回到卧室,一夜无话。「叽叽
喳喳……」清晨的鸟叫声把我从梦中唤醒,一看时间快8点了我猛的一个翻身起
床,匆匆忙忙的拿起书包准备去学校,却看见妈妈的卧室门紧闭,还没起床。我
走过去轻轻推开房门,发现妈妈还在睡梦中,我轻轻的推了妈妈几下任然没有唤
醒妈妈,将手放在妈妈的额头上,「有点烫。」我发现妈妈可能发烧了,我从把
家中备用的一些退烧药拿出来,抱着妈妈的头,就着温水喂到妈妈的口里,满天
大汗的我忙完这一切舒了一口气。「看样子妈妈是去不了学校了,我还是给她请
个假吧。」想来可能是昨天的事给妈妈太大的压力了。我打电话给妈妈请了个假。
「阿,阿胜。」刚给妈妈请完假,妈妈的声音就从耳边响起。我赶忙走过去,
「妈妈你有点发烧,我给你请了个假你今天就在家休息吧,我也留下来照顾你。」
「休息?」妈妈以手扶额感觉头晕晕的。「恩,今天是不适合去上课。阿胜,你
今天还是去上课吧。我没什么事睡一觉就好了」妈妈柔弱的躺在床上说出的话却
不容置疑。我想了想也对,就去学校了。妈妈把我打发去学校后,药后一股睡意
扑面而来,妈妈一头倒进了被窝。

2【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不过我要为你的妻子解释一下,在监控中你应该看到那个孽种给你妻子下的药吧?就是喷洒在薰香上的那个药水,那是我的毒品实验室研发的一种春药,是我专门为你的妻子研制的,这种春药可以激起女人的性慾,同时改变她身体的敏感程度。别说是我,就算是一个女人抚摸你妻子的敏感带,她都会动情的,哪怕是一只公狗舔她,她也会如此,所以,以后你的妻子就会是一个性慾极为旺盛的女人,不得不说你的妻子还是让我佩服的,在以前的日子里,她已经克制的十分厉害了,比我想像中要矜持太多了,当时我甚至怀疑我实验室配置的这个药物的实用性,不过经过其他实验,药物没有问题,是你妻子的意志力比较强大。」奥玛尔说完后,轻轻的抚摸着可心的秀发,之后再次把阴茎塞入了到可心的口中。
  「以后,你的妻子也会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心理不淫荡,但是她的身体却淫荡,她根本承受不住的,除非你能满足她这方面的需求,否则你就准备带无数的绿帽子吧...对了,这个药物是没有解药的,后遗症会伴随她一生,哈哈哈..........」
  说完后,奥玛尔哈哈大笑起来,眼中充满了畅快。
  而可心此时只能紧紧的闭眼,但是眼泪还是流了出来,顺着眼角滴落在地上,她痛苦想反驳,想反抗但是她却偏偏不能,而且听到奥玛尔的话,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她以后该怎么办?作为药物的受害者,或许她相信了奥玛尔的话,虽然我看不到可心的眼睛,但是我相信此时可心的心中一定充满了无助和絶望。
  此时的我已经没有了理智,也无法反抗,如果可以的话,我此时想失去自已的视觉和听觉,但是我不能闭眼,因为凤君还在一边,靠着墙壁奄奄一息,我能够听到她粗重的呼吸声,看样子应该是有血液流进了她的肺部,而且还伴随着她的咳嗽,每次咳嗽都会咳出不少的鲜红血液。
  「好了,该进行下一一步........」
  奥玛尔说完后,从可心的口中把阴茎拔了出来,此时他的阴茎顶端已经十分的湿润了,被可心含的黝黑光亮。
  奥玛尔的龟头从可心的口中拔出来后,可心想要乾呕,但是强忍住了,她也想把口中的唾液吐出去,但是她也忍不住了,因为她此时根本不敢惹奥玛尔,只能顺着奥玛尔的意思,所以眉头皱起纠结了一会儿后,她还是闭上了嘴巴,我清晰的捕捉到了她喉咙的蠕动,她还是强忍着把自己口中的唾液,连带着奥玛尔阴茎的气味,吞进了肚子里。
  奥玛尔走到了可心的腿部,面朝着可心的身体,他的眼睛盯着可心的胯部,那里有一块可心身上仅存的最后一件内裤,此时可心紧紧的夹着双腿,但还是可心透过透明的内裤看到可心里面的阴毛,因为这块内裤比较小,所以有几根阴毛从内裤边缘显露了出来,而且内裤的兜布已经湿润了。
  奥玛尔看着可心的胯部,眼中放光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而躺在桌子上的可心也预感到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她的双手重新抓住了桌子的边缘,以免自己一会儿忍不住剧烈的挣扎,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夹紧自己的双腿,这也算是自己唯一能做到的遮掩和挣扎。
  奥玛尔走到了跟前,低头把鼻子凑到了可心的胯部,隔着内裤闻了一下可心的蜜穴,之后是一脸的陶醉,就像是在一个瘾君子正在吸食毒品后的那种快感。
  「太好闻了,这是我问过最好闻的女性荷尔蒙气味,你知道吗?非洲女人的下面很骚也很臭,东方女人虽然味道比较轻,但是也有,但是你的妻子却没有,一来是你的妻子爱乾净,二来就是她有着天然的体香,把那种体味给遮盖住了,这种气味就彷佛是春药-般,闻过后让我的小腹有了一团慾火在燃烧,你的妻子真的是一个尤物............」
  奥玛尔闻过之后,睁开眼睛一脸陶醉的说道。

3熟女之殇
舒服,好舒服!四周温暖、舒适紧紧包裹着,任纯真是感觉自己身在云端,每次日屄都是这么地爽,快感连连!他拿回摸奶子的那只手,开始抚摸起来韩姨嫩滑的光屁股,摸了几次,他便用力地按在了上面,为他自己找个着重点,之后,他甩动着睾丸,力道急而快地就开始抽插了起来,鸡巴在湿润润,暖烘烘的屄里长驱直入,他自己也是越干越勇,越肏越起劲,一点也看不出来刚刚才射完精的疲态。
  女人秀发凌乱,一对肥肥的大奶子剧烈地摇晃着,她用胳膊肘支撑在床上,性感的小嘴微张着,从里面呼出来一阵阵热热的气息,大口喘着,她的表情是一片陶醉,屄里是一阵酥麻,男孩的鸡巴越是使劲儿地往里戳,她就越是想大声叫唤,呻吟不止,那才痛快。
  整个卧室里又响起了啪啪啪的性交声,直听得人热血沸腾!而且这两个人还不是别人,不是隔着屏幕看色情录像一般的表演,只能看,无法感知,这女人,可是自己的亲姐啊,一奶同胞!而这男孩也是自己非常喜爱的小情人,这让躺在一旁观战的韩凌少妇看得又是一阵心痒痒,心潮澎湃,她春情荡漾地爬起来,又投入了小伙子的怀抱,两个坚挺饱满的乳房贴着他,她环住了弟弟的脖子,就送上了自己缠绵热烈的吻,难解难分。
  上面的小嘴亲吻着,少妇下面那张又是蠢蠢欲动的小嘴就越发难忍了起来,觉得瘙痒难耐,于是她也不客气,不矜持做作,一下子就拿过弟弟的一只手,将其放到自己毛茸茸的地方,摸她的屄,为她止痒。
  这可是天大的好事,美哉幸哉!两个女人同时让他玩,两个水汪汪的嫩屄同时都属于他一个人!一个屄夹着他的命根子,让他尽情地抽插着,猛烈地日着,一个女人的屄也已经打开,暴露在外,他粗壮的手指已经伸了进去,来回摩擦着姐姐的内阴,搓捻着姐姐已经凸起饱胀的阴核,他的耳边回响着韩姨越来越大声的呻吟叫唤,以及姐姐由于正和自己接吻,从嘴里不断发出的呜呜声,两个女人,两姐妹在做爱发出着情难自禁的叫床声音,真是销魂,别样的刺激!真是让小伙子玩得不亦乐乎,忘乎所以!
  终于,上面激吻着,下面抽动着,男孩感受着妹妹奶子的温热,感受着姐姐屄眼的温柔,他一挺腰,便也坚持不住了,任由滚烫的鸡巴自己去跳动,射出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全部涌入了女人那在此时此刻为他敞开的子宫,射得痛痛快快,酣畅淋漓!
  与此同时,又有两声声调不齐的大叫,两个女人也同时达到了性高潮,韩凌猛然夹紧了双腿,湿乎乎的阴道里一阵痉挛,在不断地吸吮着小伙子完全被她自己的淫水打湿的几根手指,而同样,和妹妹一样的韩娟女士雪白通透的身子也是一阵哆嗦,温热热的屄里在不断蠕动着,所有的软肉都在给小伙子刚刚射完精的肉棒做着按摩,像是在犒劳他一个晚上的出色表现,是个真男人!
  知了停止了鸣叫,月儿也悄悄隐去了云端,很晚了,一场大战之后,三个人都有精疲力竭之感,一动也不想动,任纯和韩凌一脑袋就载到了床上,他耷拉着软软的鸡巴,看着面前姐姐可爱的奶子,伸手摸着,昏昏欲睡。
  而韩娟也翻过身,仰躺着,与那两个人光光地躺在一张床上,她看着那个正是享受完快乐的男孩,一时间心里便五味杂陈了起来,说不出的沉重压在她的心头,现在,她就是觉得对不起人家孩子,即便刚才,让他那么快活地玩了她们姐妹。
  心里不是滋味,她就翻身在后面抱住了小伙子,两个大奶子热乎乎的,贴在他的后背上。
  真希望一夜无梦,明天安好,真希望……韩娟在心里轻轻地说,轻轻地……

4娇妻帮我上妈妈与岳母
看母亲在一旁仍欲火炎炎,我心中不忍,将她抱到了姐姐身上,使母亲跟姐姐面对面地贴在一起,两个女人的阴户也叠在了一处。我的手摸着母亲的屁股,继续狂操姐姐的小屄。

    谁知我这样做反而使母亲的欲火烧得更旺,身下的女儿正在大快朵颐,她却只能望梅止渴!我和姐姐的性器就在她的胯下你来我往,热火朝天地大干快上;而母亲的阴户近在咫尺,被滚滚的热浪炙烤着,却可望而不可及……

    这种滋味太折磨人了!母亲的阴门翕张,胯间的淫水滴答到姐姐的阴毛上,她终于将矜持抛到了脑后,向我求欢:「小坏蛋,快点捅我几下……」

    母亲难得这么主动,我却并不领情,趁机要挟道:「叫声好听的……我就操你!」

    母亲当然明白我的意思,不顾羞耻地浪声唤道:「爹,操我,操香香……」

    我对母亲的表现非常满意,笑道:「香香,好闺女,爹这就来操你。」

    我刚要抽出鸡巴,姐姐却不依,说道:「慢!香香,你这时候抢我老公,是不是也该喊我两声好听的啊?」

    母亲毫不犹豫:「姐,小梅姐姐,你就把老公让给香香妹子吧。」

    姐姐却不满意:「你刚才喊我老公什么?」

    母亲一愣,不解其意地看着姐姐。

    姐姐得寸进尺:「你喊他爹,那你该喊我什么?」

    母亲又羞又急:「难不成你让我喊你娘?」

    「哎!」姐姐响亮地答应了一声,赶忙说,「就这样喊,再喊一声,我就让我老公操你!」

    「他怎么成了你一个人的老公了?」母亲有求于人,也不敢把话说重了,怕激怒姐姐,于是涨红着脸扭头求我,「老公,你看小梅,她总欺负香香……」

    我的鸡巴停在姐姐的屄里没动,转念一想,劝母亲道:「香香,反正已经乱了,干脆乱到底吧——你就喊她一声娘,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母亲一向逆来顺受,见我这么说,她再一次妥协了,闭上眼睛,小声地叫道:「娘。」

    姐姐乐得眉开眼笑,在我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去吧,操咱闺女的时候卖点儿力气!」

    我从姐姐的屄里拔出鸡巴,向上一挑就捅进了母亲嗷嗷待哺的阴道里,母亲爽得大叫一声:「爹呀……」

    我知道母亲饥渴难耐,上来就是狂轰滥炸。母亲整个身子趴在在姐姐身上,被我操得扭腰摆胯,放声浪叫,惹得姐姐也情动如火,忍不住紧紧地抱住母亲。

    姐姐忽然伸手在母亲的屁股上使劲地打了一巴掌,母亲被打得一愣:「干嘛打我?」

    「我小的时候你打我那么多次,现在我打你一下都不行?」

    「那时候你淘气,不听话,娘才打你。」

    「现在我是你娘,难道不能打你屁股?」

    我对姐姐的小伎俩很赞赏,此时趁机火上浇油,使劲地在母亲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对,香香,你也打过我,现在我也要打回来。」

    母亲发现自己又成了孤立派,刚想分辩,被我几下急插猛抽堵住了嘴,浪声哼哼着。

    我一边让母亲的性欲得到满足,一边劝她:「香香,我就喜欢这个调调儿,你也别有啥顾虑,大家一块儿痛快地玩吧。你越浪,我越喜欢!」

    母亲一边浪哼着,一边说:「行……我听你们的……」

    姐姐又在母亲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闺女,那你说说,娘打你该不该?」

    母亲竟然像个小女孩似的撒娇:「香香没有不听话啊,娘为什么打我?」

    姐姐强词夺理:「你跟娘抢男人,还不该打?」

    就在母女俩斗嘴的时候,我忽然敏锐地察觉到房门外有动静,抬眼一看,房门被打开了一条小缝儿,一个黑影正在偷偷地向屋内窥视。

5【新婚妻子】
我一愣,小云笑说:“我不就是你的厕所吗!我是随便男人鸡巴插的公共厕所。你要上厕所,就上我吧!”
  “可是”我说:“我要尿尿!”虽然随便让人肏的女生,常被人称为公共厕所,小云现在也够的上公共厕所的级别。可是毕竟不是真正的厕所,不能用来尿尿吧。
  “嘻嘻!”小云一笑:“你知道吗?我们家隔壁的邻居,一想尿尿就来找我,鸡巴插在我屄里尿尿。他已经一年多,没用过他们家的马桶尿尿了。还有我公司的同事领导,都把我当公共厕所用,尿尿,射精都在我的身体里。还有潘亮的同事,朋友,也经常在人家的屄里尿。还有会所的教练们,更是从来都是把尿尿在会所的人妻肚子里面,从来不把尿尿在别处。嘻嘻,你不在我肚子里尿,你可亏大了。你从来都舍不得动我,我是我早已经是公共厕所。你知道吗?大学的时候,你的舍友就在我的子宫里尿过尿。”
  听到这,我再也忍不住,鼓涨的鸡巴,激射出滚烫的尿流。
  我尿的很激,我甚至能感觉到呲的吱吱的尿液冲击在小云子宫上感觉,好爽啊!
  原来在被人妻子肚子里尿尿的感觉这么爽啊。我舒服的呻吟着。
  “哦,哦!好爽啊!”小云也舒爽的呻吟着:“使劲尿,尿我一肚子,啊,啊,在多尿点。我是公共厕所!”
  刚尿完,我就不由得大肏起来,昏暗中,我似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好像妻子,眼花了吧。
  我在小云的屄里射精后,小云跪在我的两腿间,好像女奴,舔着我湿漉漉的鸡巴。
  我爽快极了,小云的小嘴温暖而湿润,滑腻柔软,紧紧的吸着我的鸡巴,享受极了。至今为止,除了我的小秘书文兰,还没有哪个女人舔吸过我的大鸟。包括芷姗,我有好多次要求过妻子芷姗舔我的鸡巴,都被芷姗笑骂我变态,拒绝了。
  不能让自己心爱的女人舔一舔我的鸡巴,我始终有些遗憾。没想到今天,我另一个心爱的女人小云跪舔着我的屌,我得到极大的满足,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
  小云的嘴巴比秘书文兰更滑润,吮吸力更大,而且小云的技巧也更精湛。这也让我有些不爽,不由得想到小云这熟练的吹箫,要舔吸过多少男人的鸡巴,才能练就,这就让我有些心酸,不忿。
  这种不忿,让我有些狂躁,不由得抓住小云的头颅,扯着她的头发,粗腰挺动,啪啪的大力的肏着她的小嘴。肏的她呜呜呻吟,腮帮子一鼓一涨的。精囊和肚皮撞击着小云的俏脸,发出的巨大啪啪声,让我得到极大的满足。这一刻,仿佛征服了小云,也忘记了小云被很多人轮辱,让好像小云此刻只属于我一个人一样。
  而小云,也爱极了我,一动不动的跪着,不反抗,连手都垂着,就好像把自己当做一个性玩具一般,任由我淫弄。她小嘴被肏的很辛苦,但是还不停的迎合我,就好像她的小嘴本来就是屄一样,就是让鸡巴肏的工具。还不时的美眸翻动,明亮的大眼里还有笑眯眯的味道。
  “老公,我们换个方式肏好不好,我让你肏的更爽!”在我的鸡巴因大力不小心抽出的时候,小云握着我的鸡巴笑着说
  “好!”
  小云跪着转过身,背对着我,俏首往后一样,小腰弯折,将她高耸柔软的大奶高高挺起。她直挺挺的后仰着头颅,垂下如云的秀发。喉颈和下巴绷成一条直线,张开美丽的小嘴,让自己的口腔食道畅通,当代着我的进入。
  看着红艳艳,张开到极限,如O形的小嘴,我激动无比。一挺鸡巴,噗!就一插到底,进入小云喉咙的深处。
  “呕!”小云不适的呻吟,藕臂不由得反抱着我的双腿。

6【良家人妻的诱惑】

 这是一间布置得温馨、浪漫的卧房,从窗户上还贴着的大红喜字以及床头墙上挂着的崭新的超大尺寸婚纱照就不难看出这是一间新婚不久的夫妻的婚房。特写镜头对准了那张超大尺寸的婚纱照:穿着洁白婚纱的美貌新娘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在雪白的婚纱的映衬下更显得圣洁动人。而一旁的丈夫正深情地注视着自己美丽贞洁的妻子,面露心满意足的微笑。

  “啪、啪、啪……啪、啪、啪。”镜头画面外突然传来一阵阵急促而响亮的声音,像是两具肉体猛烈又快节奏地撞在一起才会发出来的声音。性吧首发

  还不等这种声音落下就又传来了一声声高亢的婉转哀啼声:“吖~~~你插得太深了~~~。哦~~~太狠了~~~求求你~~~求求你~~~能轻点儿吗?~~~啊~~~真的受不了了啊!~~~要被你玩死了啊。”

  这时特写镜头正对准的那个婚纱照中的丈夫仿佛被这种奇怪的声音吸引,恍惚间仿佛看到他的目光瞥向了那声音发出的地方,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只见他瞬间目呲欲裂、眼球瞪得突出了起来,一道道血丝即刻布满整个眼球,几欲滴血!性吧首发

  特写镜头也许是看到特写男主角—婚纱照中的丈夫表情突变,也好奇地把镜头顺着丈夫的目光转向了声音发出的地方。

  只见在婚纱照正对的一张覆盖着紫红色床单的大床上,一个全身雪白赤裸的娇小美女正前身趴伏在床上,柔顺的黑色长发凌乱地盖附着她火烫绯红的俏脸。读者们看到这张俏脸马上就会认出来:这不就是那个婚纱照上的美丽新娘吗?此时她高高后撅起的浑圆肥美的雪臀正被一个全身古铜色、身材伟岸、强壮的男人用双手紧紧地按住,然后用他那黝黑的粗长的肉棒在她身后一次快过一次,一次狠过一次的抽肏着她粉红娇嫩的淫穴,穴中流出来的淫液正顺着她的洁白光滑的玉腿缓缓地流到床单上。当男人那健壮的双腿胯骨迅猛狠重地连续撞击在新娘的饱满挺翘的丰臀上时就会发出“啪啪啪”的声音,随即就传来新娘一声高过一声的忘情浪啼。

  特写镜头这次对准了这个强壮男人的面部,只见他 剑眉星目、高耸笔挺的鼻梁,脸庞如刀刻般棱角分明,透着一股刚毅。读者们通过镜头看到这帅气刚毅的脸不正是刘志威还会是谁?只是他此刻淫邪的表情读者们在前几章是从来不曾见过的。这才是他真正的本来面目。

  仿佛感受到了来自婚纱照中丈夫的愤怒目光,他抬起头来挑衅地看着照片中的丈夫,淫笑着说道:“小温啊,这可不能怪我啊。今晚估计你也看到了,是你的新婚妻子主动打电话约我来你们的婚床上肏她的。前几天在包房的酒桌上,你不是也拜托我:等你升职去外地锻炼后,要我好好照顾你的新婚妻子吗?”

  正在被抽肏的有些脱力的新婚妻子突然听到刘志威的话语,感到莫名其妙,这屋里只有她们两个人,他在跟谁说话?于是她好奇的扭头看向刘志威。当看到他正看向自己的婚纱照时她立刻明白了他在跟谁说话。她马上羞愧地把头埋在柔软的枕头中,她真的感到无比愧对婚纱照中自己的新婚丈夫。

  刘志威当然发现了这位新婚人妻的表情和动作。新婚人妻羞愧的表情不但没有让刘志威停下挑衅的举动,反而让他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得更加的兴奋了起来。他马上心头一亮,想出一个更加邪恶地调教这位新婚人妻的行动。

  只听见“啵”的一声,他从新婚人妻湿漉漉地紧窄淫穴中猛地拔出了粗大的黝黑肉棍。这声音就像是启瓶器打开红酒木塞时的声音。

7【我的校花姐姐】
  李素雅那精致的脸蛋因为羞怒充满了红霞,如兰似芷的呼吸有些粗重,一双
妙目狠狠的盯着何明,最后还是软软的继续转身爬在了办公桌上。

  何明眼中充满了欲,火,他准备今天就在这里讲这女人给办了,一方面打击
她的傲气,另一方面也可以让她没有什么喘,息的机会,不然凭借这女人的智慧,
说不定又会相处什么损招来反将自己一军,到那时候后悔都晚了。

  何明再次将手放那浑圆的大屁股上,感受着那柔软的触感,然后在次轻轻的
揉捏起来。

  李素雅娇躯颤抖着,不自然的微微扭动着柳腰,想要避让却又在咬牙坚持。

  看着那火辣的少妇曲线,丰腴的娇躯,何明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激动,扑站起
身就压上从后面压上她性感的胴体。

  「啊……别这样……啊!」李素雅凄哀的道,苗条又丰满的胴体尽显诱人的
魅力,何明感觉自己的下身涨的简直要爆炸一样,发出的热力仿佛把屋里的温度
都提高了。

  何明从后面把她的性感娇躯抱住,紧紧贴着那柔软的玉背,下身的帐篷轻轻
在那浑圆的翘臀上摩擦着,之后伸到前面,隔着制服开始在一只丰满的玉峰上慢
慢的揉捏起来。

  「呜呜……哼……嗯,求你了,不要!」李素雅闭上杏眼,屈辱的泪终于留
了出来,张开小嘴想艺哀求,将女人的身体赚回来来,然后凑过大嘴一下子就封
住了她的小嘴,女人在也发不出声音,只是在何明的怀抱中挣扎,性感胴体更挑
逗的颤动。

  何明解开女人制服的纽扣,把舌头从她香软的口腔抽出,甜丝丝的津液依依
不舍的牵了一条线挂落在深邃的乳沟上,滴在弹性温软的乳肉上。

  「呜……求求……你……啊……不要啊……」李素雅甜美的小嘴得到解脱又
哀号起来,何明看见她楚楚动人的哭泣美态,忍不住去舔她脸颊上的嫩滑肌肤。
拨开她柔顺的秀发,牙齿轻噬柔软的耳垂,「你最好小声点,要是让外面的人听
到了,呵呵,看你这副市长的脸还往哪里搁!」何明一边语言提醒着,一边刺激
着李素雅丰满动人的肉体上每一处敏感地带,他开始拉开大褂的衣襟,隔着白色
的蕾丝胸罩爱抚充满弹性的嫩白乳峰,不时刺激里面的乳头,手终于一声轻响,
胸罩被何明打开,浑圆丰腴的乳峰颤动起来。娇嫩乳晕上的粉粉乳头挺立在空气
中。

8艳母淫臀
 上楼的时候,由于妈妈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妈妈的圆臀正对着我的脸,我
激动地看着眼前肥美摇晃的香臀,一股又一股成熟女人的肉香从妈妈的丰臀上扑
来,突然妈妈停了下来,我一下子脸撞在了妈妈的美臀上,妈妈臀峰那软嫩的香
肉美得让我窒息。

  到了房间门口,妈妈说道:「你先在门口等一会,叫你进来才许进来哦…」

  我听话的看着房门关上,过了大约两分钟左右,我已经等的不耐烦了,这才
听到妈妈娇道:「小俊,进来吧。」

  我一把推开门就进了去,只见妈妈优雅地躺侧躺在床上,用右手撑着头,美
腿交叠的摆放着,整个姿势将妈妈完美的S形曲线展现无遗。

  我急忙爬上了床,看着妈妈侧躺的诱人身体,咽了口口水,把手放在妈妈的
脚踝处,隔着丝袜按摩着,然后渐渐地手往上移,一直抚摸到妈妈的大腿。

  妈妈丰满软嫩的大腿摸上去软滑舒服,我的手一开始只是轻轻地捏妈妈的大
腿外侧,然后继续向上侵犯妈妈的裙下,把手伸到了妈妈的美臀上,大力的揉捏
起来。

  妈妈这时感到我的手爱抚她臀部带来的快感,娇喘道:「小俊,你的手好坏
啊,又来占妈妈的便宜。」说完手按住了裙脚,另一只手按住我的手。

  看到妈妈淫荡的反应,我继续不停的揉捏妈妈柔软的丰臀,一只手从后面按
到了妈妈隆起饱满的逼口上,大力的揉捏起来,妈妈淫荡地开始呻吟:「啊…小
俊…不要…哦哦,好痒。」

9夫妻侦探社

「 不要,」 却被绮妮一把拉住,她看看我:「 他今晚这样,我一个人应付不
来。」 「 这哪能分担的。」 俞小曼气急败坏的。

  「 两个都别走了今晚。」 前面绮妮的话让我心中有一股熊熊的邪火需要尽情
的发泄。我一把将两个女人都拉倒在了床上。

  「 李磊你疯了!」 俞小曼还想挣扎,却被我死死压住,左边绮妮已经浑身瘫
软,没法挣扎了。

  我的两只手,一手握着一个女人的乳房,默默的感受着,绮妮的乳房明显要
丰满些,握在手里沉甸甸、鼓囊囊的,像只灌满水的水囊;而俞小曼的乳房其实
也不算小,只是相比绮妮就要小很多了,她的乳房糯糯的,握在手中盈盈一握又
是另一番风味。我的手在她们乳房上轻揉,就宛若我是一个面点师,试图将手中
的面团揉出各种形状,很快两个人都有些气粗了,我发现,绮妮似乎对我抚摸她
的乳房反应要更明显些,看来她确实说的对,她现在越来越敏感了。也于是,我
坐了起来,一只手继续在绮妮丰满的乳房上游动,另一只手来到了俞小曼的双腿
间,这是几天来我第二次到达这里,她双手的推挡简直就是走过场,只略微的抵
抗一下就投降了。我仿佛在练习传说中的左右手互搏,两只手在两个女人的不同
部位上做着不同的动作,这真他妈难,但感觉也真他妈爽。这就是传说中的双飞
吗?我兴奋的根本没法再让自己多在两人身上流连,我蹲起来,将俞小曼身体侧
身双腿合拢,然后搬起,压在绮妮腿上,这是防止绮妮离开,后来我才发现这根
本多次一举,绮妮早已瘫软做一团,无力自拔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午夜福利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uyebook2001.xyz/index.php/2020/08/06/%e8%89%b3%e6%af%8d%e6%b7%ab%e8%87%80-12/

dak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