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午夜福利小说 家庭乱伦 正文 下一篇:

姐弟双胞胎,淫欲性乱爱

撸出血视频

daka

第一章 变态姊弟。相似游戏

  1、男与女交合著。

  这是个摆设很少女化的可爱房间。靠窗的单人床上有对穿着制服肉体交缠的
男女。

  高中生、不,他们的样子看起来像国中生。

  两人身高差不多。

  他们紧紧拥抱着,沈溺在爱抚交欢中。

  少女的上衣已经有些褪下露出里面的胸罩。

  一双穿着学生裤的双腿在少女双腿间,她的裙子也被掀了起来。

  另一个少年的衬衫也跑到长裤裤头外。

  裤头的皮带也松开,少女的手伸在里面。

  “嗯唔……”

  “啊——嗯唔!”

  两人激情地拥吻著。

  他们唇舌交缠地喘息著。

  呸啾啾…咕啾啾…地发出微微的唾液声。

  两人分开后,唇间还牵着丝。

  “舒不舒服?”

  “嗯……”

  穿着制服的少女脸红红地,边扭著腰。

  “你这里已经好湿了……”

  少年的手在裙底抚弄著。

  不,他根本就把整只手伸进少女的底裤里。

  “啊唔……嗯、唔唔……、噢、啊啊——”恼人的喘息声从少女只涂著护唇
膏的蜜唇传出。

  她眉间深锁、表情苦闷地左右摇摆着头。长长的睫毛、黑亮亮的眼睛。

  小巧可爱的鼻子跟可爱粉红的唇。

  其实她是个令人看了目不转睛的美少女。

  若现在有人在偷看的话,这个偷窥者一定感到有股淫糜的亢奋感。

  “你看,你已经这么湿了。”

  少年的手在裙子里执拗地爱抚著。

  “你…你自己还不是一样变得这么大了。”

  少女伸进裤裆里的手上下来回地搓揉着。

  接着,她从拉炼里掏出肉色硬梆梆的肉棒。

  那是根龟头嫩红、年轻的肉棒。

  接下来,少女的内裤被脱到脚踝,露出那令人魅惑的肉裂。

  “呀唔唔——!!”

  少女的秘唇被少年直接用手爱抚到忍不住叫出声。

  那淫浪的喘息声听了令人心灵狂野,让人无法相信那是发自这张还略带稚嫩
的脸。

  她虽沈浸在甜美的快感里,也没忘了继续搓揉肉棒。

  “你想放进去了吗?”

  少女边喘息著右手边搓,还带着些许恶作剧的眼神看着少年。

  “嗯——”

  少女微微点了点头。

  换个姿势,跨上少年早已等不及的腰杆上。

  她握著硬挺的肉棒往自己的秘唇顶。

  “啊噢唔……”

  “唔——”

  两人的呻吟交错著。

  肉棒整个插入了少女湿滑滑的膣穴里。

  少女开始上下摇著臀部。

  少年也抽送着肉棒往少女的子宫顶。

  看得出来这两人的性爱关系已经十分熟练。

  “好舒服哦……明宏的肉棒——”

  少女发出微微的哭叫。

  她一边扭著腰一边沈浸在肉体的快感里。少年紧闭着双眼感受着女蕊里的温
热感。

  “这样…好深哦……”

  少女边哭边叫,边扭著身躯。她的鼠蹊部顶在少年的下腹发出啪啪啪的湿濡
声。

  少女将身体往前趴。

  臀部巧妙地上下摇动,吻著少年。

  两人交合的地方流出白白微微起泡的蜜液,透过肉棒把少年的阴囊跟床单都
弄湿了。

  少年跟少女用着沈迷的眼神对看着。

  此时,才令人察觉到,这两人的长相很像。不,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其实他们两个是姐弟。

  2、由子跟明宏是对异卵性双胞胎。

  十五岁,这个春天两姊弟都才刚上高中。

  原本他们上的高中并不一样。

  当然,他们并不是因为疏远对方才上不同的学校。

  由子个性文静乖巧,在老师眼里是个认真的好学生。

  而明宏的个性比较好动。

  两人的个性、举止都不一样。当然,成绩也是。

  当初在决定学校时,由子选了有名的私立女校。

  而明宏不在乎念什么学校,便选了公立高工。

  这一切都很自然。

  虽然他们是双胞胎,也不一定要上同一所学校。

  因为他们有各自的人生等着他们去开创。

  国中他们上的当然是同一所。

  但他们也没因为是双胞胎而被拿来互相比较。其实仔细看看他们两个,长相
的确是很像。

  但他们的行为跟个性都不一样,所以也不会让人觉得他们长得像。

  如果不说的话,也没人会去注意到他们两个是姊弟。

  “说起来长得还真像。”

  每当有人知道由子跟明宏是双胞胎,就会有这种反应。

  这对两人来说应该算是幸运吧。

  尤其是明宏这个不成材的弟弟,要是被人拿来跟姊姊比较,他心里或许会老
大不爽。

  他们两个的感情很好。

  两人之间会变成这样的肉体关系是从半年前开始。

  当初是明宏制造了这样的机会。

  新的一年来临,两姊弟也在准备高中联考。

  明宏跟他姊姊不同,他本来就不爱念书,他上高中的目的只是为了打棒球。

  但过了年初三,明宏心里开始觉得不安。

  因为明宏的导师警告他,若放完寒假模拟考没达到目标,他最好改考别的学
校。

  所以明宏才会想用功。

  但他的课业怠惰过久,基础很差。

  就算自己想用功也很困难。他想去搞懂却完全搞不懂的问题实在太多。

  如此一来,他能依靠的只有由子。

  每次有不懂的功课明宏便到由子房里问她。

  而由于也会很温柔不嫌麻烦地教他。

  有一天,明宏有个数学题目搞不懂。

  (没办法……)他很后悔自己以前那麽不用功。

  明宏用手撩起头发。

  自从他退出社团以后,头发长长许多。

  (去问由子吧……)由子虽是姊姊但跟他同年,所以他都直呼由子名字。

  而由子也叫弟弟“明”。

  跟平常一样,明宏连门也没敲就进了由子房间。由子虽是模范生,但毕竟是
女孩子。

  她的房间都是粉红色,到处摆满了洋娃娃。

  由子不在房里。

  明宏看她把衣服脱在床上,心想她可能在洗澡。

  于是明宏就在房里等著。

  书桌上放着数学的练习题。

  现在由子也处于准备联考最重要的时期。

  只不过由子做的数学题目跟明宏搞不懂的那种初级题目不同。

  明宏看了一下,一题也不会。

  他叹了口气坐在床上。

  接着,明宏看看房间,无意识地拿起床上的衣服。

  那是件白色的衬衫跟格子裙。

  吃晚饭时由子就是穿这两件。

  上面还飘散著一股少女的味道。

  他们是姊弟有时也会有肢体上的接触,但他从没把由子当异性看待。

  (啊咧……)衣服上的味道让明宏突然心跳加速起来。

  他闻了闻,发现整个房间都是这股味道。

  (这房间里都是这个味道……)他在学校跟女生擦身而过时也闻过这种淡淡
的香味。

  现在房间里就有这股味道。

  这是明宏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姊姊是“女人”。

  接着,他又发现衣服下面有团东西。

  明宏的心跳更快了。

  他知道不能这样,但还是用着颤抖的双手拿起那团东西。

  那是件纯白的内裤。

  应该是由子刚刚穿的。

  明宏注意到自己的下体已经勃起,感觉很狼狈。他怎么会对自己的姊姊有遐
想。

  (我怎么会这样……)他越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病,感觉就越亢奋。(是因为
老在念书没打手枪的关系吗?)他突然想起自己原本每天都有这种习惯,但现在
已经变成两三天一次。

  他实在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亢奋了起来。

  (不过这件内裤好软。这么小件包得住由子的屁股吗…她穿这个感觉不知如
何?)不知不觉地他的欲望便转向手上的内裤。

  他可能是怕玷污了自己的姊姊,所以才会下意识地转移目标。

  他拉了拉内裤,看看里面,底部有些淡黄色的秽物。

  (原来她也会这样……)由子一向很注意自己的仪容。

  她跟一般少女不同,绝不会在人前梳头发、照镜子。更不用说饭后剔牙这种
事。

  由子总是随身带着白色的手帕,指甲也修剪得很整齐。她的指甲就算不涂指
甲油也总是粉嫩粉嫩。

  而且她的个性温和,容貌也美。

  若不是姊弟的话,会是明宏想交往的女孩子。

  现在看到由子内裤里面这么脏,明宏觉得很意外。

  (是尿渍吗?)女生跟男生的身体构造不同,弄脏的样子也不一样。

  明宏拿起内裤底部深深地闻一口气。

  除了有些汗味外,并没有他所想像的尿臊味。

  (原来这就是女生那里的味道……!)明宏仔细看了一下,看到上面有白白
的东西。

  可能这就是味道的来源也说不定。

  明宏握著自己裤裆勃起的肉棒。

  “唔……”

  快感在他的背脊流窜著。

  囤积在尿道的摄护腺液不断涌出。

  他已经受不了了。

  明宏扭开拉炼掏出肉棒开始打起手枪。

  “啊……唔啊啊——啊唔”

  他双腿微微颤抖著。

  就这样,明宏沈浸在自慰的快感里。

  “啊、射了——”

  就在他达到高潮正想射精时喀锵一声——毫无预警地,房门打开了。

  “啊!?”

  明宏擡头一看,看到由子穿着睡衣目瞪口呆地站在门口。

  “啊、啊啊唔…”当然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所以就在由子面前射精了。

  亲眼看到弟弟打手枪的样子,那种打击实在无法用言语形容。

  而且手上还拿着自己的内淖。

  更震撼的是看到射精的那一瞬间。以前小时候他们常一起洗澡,也看过弟弟
的鸡鸡。但那时候弟弟还小,鸡鸡还包著包皮。

  当然,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勃起的肉棒。

  最不可思议的是她看了一点厌恶的感觉也没有。

  眼不知所措慌慌张张的明宏比起来,由子心中还燃起一股爱怜之意。

  这时,由子所感受到的并不只是单纯的母性本能。

  应该是嗜虐性、又爱又恨的那种感觉吧。

  由子关上门慢慢走到床边。

  “你在干什么?”

  她站在弟弟面前质问著。

  明宏轻声说了句“对不起……”后,低下头。

  “我在问你,你在干什么?”

  少年缩著身体。

  咕噜一声,响起一个咽下口水的声音。

  由子并没有马上发现那是她自己发出的声音。

  (我……很亢奋……!?)他越是畏缩,她胸中的火更旺。

  少年拚命想遮掩暴露在外面的肉棒。

  由子跪在他面前,挥开他的手。

  “啊——!!”

  才刚射完精的肉棒就这样整根暴露在外面。

  龟头上还有着些许半透明的液体。

  “不要——”

  明宏哭叫着双唇微颤,起身想遮著下半身。

  由子伸手握著弟弟萎缩的肉棒。

  “啊唔——”一股战栗感让明宏发出悲鸣。

  “边闻女生内裤边打手枪,感觉很爽吗?”由子坏心眼地说,手指还边摸。

  “明、你真的很变态耶。”

  刚射完精又被这样爱抚,会产生反应也是避免不了。

  明宏的海绵体咕嘟咕嘟地充血著。

  “怎么?你怎么又变大了?”由子脸红红地问著。

  “被自己姊姊摸你居然还会勃起,你这个坏孩子。我得罚罚你才行。”

  平常清纯文静的姊姊说出这种猥亵的话,不只是明宏,就连由子自己也觉得
很惊讶。

  (我怎么会说出这种话——!?)但她怎么想就是想不透。

  由子握著弟弟勃起的肉棒搓揉着。

  她不可能知道怎么讨男人欢心的方法。

  但她本能地用着右手上下爱抚著。

  “啊…不行……”明宏双腿微微颤抖著。

  龟头流出混著精液的摄护腺液,弄湿了由子的手。

  (变得好硬哦……)虽然是模范生,但对这种事的知识跟兴趣,由子也不输
人。

  “由子真的好正经哦……”班上同学常这样说她,但或许也因为这样使她常
无意识地压抑自己的好奇心跟欲望。

  刚刚看到那一幕才让她内心真正的欲望一涌而出。

  一边爱抚肉棒,由子边冷静的分析著自己。

  她在心中苦笑着。

  “啊唔、我要射了……”明宏大叫起来,腰部激动地扭著。

  接下来的瞬间、噗咻——!!

  黏液从龟头喷出,而且还直接射在由子的脸上。

  少女拚命地动着右手。

  “啊、噢唔——呼、啊呼……唔唔”

  胸口急喘地,明宏无力地躺下。

  房内一片寂静。

  静到好像整个沈到地底下一样。

  温温热热的黏液喷在由子鼻上,流到唇边。

  “真好吃……”

  由子舔了一下露出妖艳的笑容——。

  3、“——啊唔、我、我受不了了……”明宏一脸痛苦的样子叫着。

  “你快射了?好,今天就这样射出来吧。”由子用力地上下扭著屁股。

  “啊…我射了……”

  少年的腰激动地摇著,接下来的瞬间,由子感到体内涌入一股温热的感觉。
少女气喘吁吁地躺在少年身上。

  接着,两人开始拥吻起来。

  这是他们第几次做爱了。

  他们第一次结合是在明宏考上高中那天。

  后来,每隔两三天他们就会发生关系。

  之前,他们一直都是用手或嘴爱抚对方的性器官而已。

  虽然一开始是明宏制造了这样的机会,但后来的发展则是由子一手主导。

  她积极地玩弄弟弟的性器官让他射精。

  或许是因为被姊姊撞见自己打手枪的样子,所以明宏只好对姊姊言听计从。

  再说,少女的手比自己弄还要舒服,所以他也没什么好抱怨。

  就这样,两个好奇心旺盛的年轻人,借着住在一个屋檐下的好机会,继续著
两人之间禁忌的关系。

  “可以吗?”

  刚开始明宏还有些犹豫。

  “就当庆祝你考上高中。”

  由子脸红红地说著。

  看着张开双腿的姊姊,明宏虽有股冲动,但还是不敢就这样扑上去。

  (我们是姊弟,这样发生关系好吗——)但他裤裆里的肉棒已让他胀痛不已。

  由子也是,心中虽有(我们怎么可以这样)的想法,但当肉棒一插入后,她
还是积极地接受。

  或许是双胞胎的关系,两人的肉体互动极佳。

  第一次发生关系,两人便尝到那股令人春心荡样的快感。

  虽然由子并没有达到高潮,但在精神上她已经得到很大的满足。

  (原来做爱的感觉这么舒服——)不只是身体,她连心里都觉得好满足。

  射精后两人还是紧紧结合著拥吻。

  接着,明宏就这样插著继续射了第三次精。

  “我们以后不知道会变成怎样……”

  第一次发生关系后,由子流着泪说。不过她也只有那时候才觉得感伤而已。

  现在她一点悔恨也没有。

  由子慢慢爬起身。

  “好热哦……”

  七月上旬。气温跟湿度都很高。

  今天是他们两个期末考的最后一天。

  学校上午便放了学。

  所以他们才会大白天便躺在床上。

  结果明宏并没有参加棒球社。

  满身大汗的运动已让他觉得有些累。

  如果想流汗的话不如跟由子做这种事还来得比较爽。

  对血气方刚的高中生来说会做这样的选择是很自然的事。

  由于双亲都在工作,两人便利用父母回家前的时间在一起温存。

  他们姊弟乱伦的事绝不能让父母知道。

  为了考试,两人已经忍了好久没在一起。

  “流了满身汗,我去洗个澡。”

  由子当场脱下身上衣服,全裸的跑出房间。

  明宏仰躺在床上猛喘着气。

  这是平日宁静的午后。

  除了偶尔通过的汽车引擎声外,什么声音也没有。

  就是因为这么寂静,他脑子里全是姊姊的痴态。由子那沈浸于快感摇摆的姿
态、恼人的喘息声、甜甜酸酸的汗水跟淫液的味道。

  这些全是刺激所有五官的淫糜残像。

  自从踏出禁忌的第一步后,由子平常还是一如往常的生活。

  但做爱时就完全不一样。

  只要上了床,平常那个清纯正经的姊姊便淫乱得让人无法相信。

  这样的落差让明宏感到困惑,但也让他感到亢奋。(或许由子本性就是这么
淫乱也说不定……)呼吸平顺后,明宏慢慢起身。

  他身上也被两人的汗水弄得湿答答。

  (我也去冲个澡吧)明宏也跟由子一样全裸。

  他想就这样直接到浴室让由子帮他洗一洗。

  不,在浴室里做可能也不错。就在明宏边想边打算离开房间时,发现落在床
下的东西。

  那是由子脱下的衣服。

  制服跟纯白的内衣裤。

  明宏的脑中又回想起以前的情景。

  他捡起脚边的内裤。

  一股甜甜酸酸的味道直扑入鼻。

  他打开内裤一看,里面比当初他看的还脏。

  还有些白白的黏液。

  这是很理所当然的事。脱下内裤前,明宏隔着内裤用手爱抚了很久。

  真想穿穿看——。

  明宏突然有股莫名的冲动。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于是明宏穿上姊姊的内裤。

  当内裤紧贴上肉棒的瞬间,一股甜美的战栗感涌上他全身。

  “啊唔……”

  原本萎缩的肉棒又再度膨胀起来。

  (原来女生的内裤穿起来这么舒服——!!)接着,明宏继续拿起少女的衣
服穿上。

  明宏平板的胸部没办法穿由子的胸罩。

  但他们的胸围并没有差很多。

  当裙子穿好以后,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简直就跟由子一模一样。

  (由子——!?)一瞬间,他还以为姊姊回到房间来了。

  如果发型一样的话,一定连由于自己也会看错。(……怎么会这么像……)
他们生活了十几年,他才第一次发现这个事实。

  他的体毛不多,腿也细细的,乍看之下根本就不觉得是男生。

  而且由子的身材也不是丰满。

  等夏天结束时,他应该就能留跟由子一样长的发型。

  (这样感觉好像怪怪的……)他觉得自己只是换了衣服穿,但感觉却好像变
了个人似的。

  此时又跟那时候一样。

  “啊——!?”

  只包著一条浴巾的少女,愕然地站在门口。

  4、男与女交合著。

  少女可爱房间的床上躺着个长发披肩的少女跟长相相似的长发少年。

  “你这里已经变成这样了……”少年沙哑地说著,手在裙子里摸来摸去。

  “啊唔……嗯、唔唔…呼、啊啊——”少女发出恼人的喘息声。她眉间深锁,
表情苦闷地左右摇著头。

  “你看,你已经这么湿了。”

  裙里的手放在内裤上执拗地爱抚。

  “你看你变得这么大。”

  肉色无骨的隆起物被巧妙地爱抚著,底下笔直细长的双腿微微颤抖。

  最后,内裤被脱到膝盖下。

  肉棒在三角耻带的中央直直地挺立著。

  “你是女的,怎么会勃起成这个样子?”少年用手摸着肉棒,声音极不自然
地压低着。

  因为穿着水手服的少女伸手往他的裤裆里摸。

  “你怎么摸人家那里啦:明宏…你好色哦……”

  少年肉棒勃起得更厉害。

  “啊嗯,由子,你真坏。”

  肉体交缠在一起的少年跟少女。

  但服装跟性别完全相反。

  明宏成了少女,而由子变成少年。

  两人就这样互换性别地爱抚著对方。

  想出这主意的也是由子。

  由子看到明宏穿上自己的衣服,除了震惊后,还有股异常的兴奋。

  (怎么会这样……?)这点连她自己也想不透。

  由子突然掀开他身上的裙子。

  “啊——!!”里面露出她自己的内裤。

  “明宏,你勃起了?”由子明知故问。

  明宏刚刚才射精在姊姊体内的肉棒现在又变大了。

  由子隔着内裤抓着弟弟的肉棒。

  “啊唔——”明宏吓了一跳发出悲鸣声。

  “你明明就是女的怎么会有这个东西?”由子坏心眼的边说边用手摸。

  “明宏,你想当女生吗?所以你才会穿成这样吧?”由子略带兴奋的问著。

  脸上泛著红光。

  少女的内裤根本不可能把肉棒整个包住。

  因此,肉棒龟头是露在外面。

  “这样看起来好色哦。”她看着气喘吁吁的弟弟,用手抓着那突起的部分搓
擦著。

  “呀啊嗯……”不知是否是因为穿上水手服的关系,明宏连内在也改变了。
他的喘息声变得跟少女一样。

  像征男性的性器官前端则滴滴答答地流着汁液。

  “看了真让人受不了……”由子脱下明宏身上的内裤,用手开始爱抚著勃起
的肉棒“。

  “啊嗯、不行啊、我要射了——”明宏穿着水手服,发出比少女还少女的声
音达到了高潮。

  噗噜噜、噗咻咻咻——!!黏稠白浊的液体喷溅了出来。

  “呼唔、呼唔……”

  由子紧紧贴在喘息著的弟弟身上,继续轻轻地爱抚着肉棒。

  “你射了好多出来哦。”就那麽一瞬间,由子恢复回少女的样子。

  两姊弟激情地拥吻著。

  此时,由子右手仍然继续爱抚着明宏的肉棒。

  只要肉棒一插入,他们又会恢复成原本的姊弟关系。这样他们就不能享受这
种性别倒错的快感。

  这游戏的目的就是交换彼此的性别。

  借由这个游戏可以得到一般性爱所无法享受到的快感。

  这对想要新刺激的两人来说正好是个新的转折。

  如果他们这样交换身份,可能连父母也不会发现。

  “……学校快开学了…”明宏低声说著。

  这是八月的最后一个礼拜。

  暑假也快放完了。

  “以后我们是不是没办法再像这样做爱了?”

  暑假期间,两姊弟沈溺在性别交错的性游戏里。但等学校开学以后,他们就
不能再这么玩了。

  “要开学了……”

  由子看着天花板叹了口气。

  她心想那种无聊的日子又要开始了。

  “我就这样到你学校去上课吧?”明宏恶作剧似的笑笑说。“就说我是你妹
妹,这样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这句话突然提醒了由子。

  她表情喜悦地,眼中闪著妖邪的光芒。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午夜福利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uyebook2001.xyz/index.php/2020/09/16/%e5%a7%90%e5%bc%9f%e5%8f%8c%e8%83%9e%e8%83%8e%ef%bc%8c%e6%b7%ab%e6%ac%b2%e6%80%a7%e4%b9%b1%e7%88%b1-2/

dak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