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传奇奴家系列约法三章

撸出血视频

daka

山中传奇
作者:奴家 字数:0.8万
*********************************** (前言:本文原名《约法三章》,现重写并更名为《山中传奇》。) ***********************************
(一)你今夜寂寞吗?
我很想知道,千里之外的妈妈,你今夜寂寞吗?
她一个人正在做些什幺?我为何有这无聊的想法?没错,因为我孤身一人, 太无聊了。但我相信她不会比我快乐,因为她不是个太好社交的女人,生活圈子 狭小,深交不多。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孤单无聊寂寞,如果走在一起,相依为 命,负负得正,各得其所,不是绝妙的安排吗?
我所渡过的大部份人生,都是和她一起的,直至读完中学,厌倦了那单调枯 燥的生活,离开生于斯长于斯的小镇,孤身上路,浪迹天涯,寻找理想,转眼几 年。没回过家,因为我发过誓,如果不是事业有成,挣大钱,回家盖间大房子, 就不回头。
吊儿 当,混了几年,一事无成。离开了认为无出色的小镇生活,结果把自 己困在渺无人迹的高山之上。我打过几份工,都不称心,结果在高山伐林区找到 份差事。无他,是份体力劳动的粗活,但是薪水 是专业人士的水平,是以我的 教育水平所能挣到的最好工资。
终年困在山上,赚了的钱没处可花,唯一可花钱的地方是泡酒吧,喝闷酒, 这几年,剩下了颇为可观的积蓄。
住在山上营舍,好像个集中营,里面什幺娱乐都有,独是没有女人。家眷例 外,但我是孤家寡人。忽然害了个相思病,无端想起唯一的亲人,我的妈妈来。
觉得撇下她一个人在家乡小镇,出门多年都没回过去看她一趟,有亏孝道, 我并不是这样无情无义的人啊!
还有,我这个混蛋,可能封闭在山上,日子久子,性格孤僻,多见树林,少 见女人的缘故,头脑像一片浆糊,混混沌沌。白天,电锯一挥,手抱一围般粗壮 的大树纷纷倒下。夜里,肌肉肋骨酸痛,枕冷襟寒,竟然胡思乱想,那话儿没头 没脑的翘将起来,不知如何打发。房间里贴满的花花公子中间页的裸女图,看多 了不外如是,都没有真实感。脑子里 想像不到现实世界我所认识的女孩子的身 材和面貌。于是,妈妈就会登场,客串做我梦中的情人。我真该死,要她穿上最 性感的内衣,让我给她剥光,还要她像个潘金莲般,做出种种最淫荡的动作,和 叫床的娇呼,就有点惭愧和内疚。我明白,就算妈妈真的来了,愿意和我做爱, 也不肯做出这些不合乎她身份的淫荡姿势。
大可以召妓吧?我又不计较要花多少钱,只要有个女人就可以解决问题,不 必劳烦妈妈她牺牲色相。不过,下山召妓,要四小时车程,一天不能来回。我怎 生耐得住心中火头?于是,抱着个枕头,把它当做妈妈,夹在两腿之间,和她缠 绵一个晚上。
自渎伤身的理论,小时听了不少,证实是无稽之谈。自渎,是自己和自己做 爱,精液射在女人的私处和自己的手中,有什幺不同?精液满了,就要溢出来。
不过,绮梦遐思里,常常是妈妈肉体横陈,小不了几分自疚感,叫我不好受 了。
不过,性欲强起来的时候,就算是毒蛇 子,也要操她,明知是毒药,能慰 我鸡巴,都会要吞下肚子里。
我有时以为,把妈妈当做追求对象,满脑子是把妈妈骗到床上的歪念头,会 不会太乖僻悖谬?回心一想,那个男孩子没有对妈妈有过非非之想?妈妈是最接 近身边的女人,对儿子也没防避。在房里穿衣宽衣,不一定会记得把满堂春色关 住。洗澡时,无意之中,常会让她的在儿子眼睛吃冰淇淋。妈妈她的胴体对长大 了的儿子仍有吸引力吗?没有人能排除,妈妈想藉着儿子的生理反应,此测试自 己还剩馀多少本钱。
还记得当年惊鸿一瞥,看到妈妈全裸的身子,那勾魂蚀骨的一幕。
莲蓬头泻下千万条水柱,敲打在她一对兀立的乳房上。哗啦哗啦的水瀑,织 成网裹住她的裸体。她一双手臂,伸到肩背,将湿淋淋的头发束成一把,把它纠 乾,一对乳房随之而向上牵动,抛起一浪接一浪的乳波。忽然,转个头来,像电 影的经典镜头,慢慢的移动,向我看过来,镜头凝住,在浴缝中,与我窥视的 眼睛相遇。
能看到妈妈美丽妙曼的裸体,是我的运气,还是她对我的恩赐?妈妈啊,你 到了这个年纪,你的儿子仍然暗暗地爱慕着你,你不以为是恭维,也不应判我冒 犯了你吧!
我这个王八蛋,愈想就愈往牛角尖里钻,只从我鸡巴的硬度着想,会想坏脑 袋的。为什幺不从妈妈处着想?妈妈也是个血肉之躯,我有性欲,她也有。我苦 闷,难道她独个儿也不觉孤单幺?妈妈尚有几分姿色,说不定这几个年头给谁个 幸运儿搞上手,晚晚风流,夕夕春宵,比我更快乐。
照我对她的了解,大概不可能,她应该没有追求者,在那个小镇上,年轻的 都往外跑了,与她年龄相称的,没有合适人选。如果她要找个男朋友,我希望她 会给我一个机会。起码,我有心又有力(经济的和雄性机能上的),我相信,我 能给她所需要的一切。
我假定,她今晚,会像我一样孤独!我想写信给电台,点播一首猫王皮礼士 利的名曲:「are you lone some tonight?」(《你今晚寂寞吗?》)给妈妈收 听。
忽发奇想,想了解一下妈妈的性生活是否如意?但怎样向自己的妈妈调查她 和谁上过床呢?性生活是否频密?是否满意?如果容许,会问她一问,有没有把 儿子当做过情人的念头。发个问卷,说是那家大学心理系性生活调查,要她来回 答?
荒谬之至。和妈妈讨论她的性生活,只能旁敲侧击。天晓得,这一个无聊的 玩意和绮思,会不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世界上可能会有奇迹出现,只要你向 上天诚心祈愿,好人会有好报。
但是,怎样启齿,向妈妈直说:「妈妈,我想你做我的情人」?
如不能这样,又有什幺手段,可以诱得妈妈投进我的怀抱?
妈,你听过没有?许多相思相恋的人,会叫对方做亲人,我们在世界上,只 有我俩最亲了。我独居山上,找不到老婆,而你孀居已久,孤苦无依。不如这样 吧,请你来,替我煮饭,洗衣服,打理家务,家里的事,都由你负责,包括……
如果大家都有那个需要的时候,你知道我说什幺,我们不妨开诚布公,互相 慰藉,因为只有你最亲,我的亲人嘛!
请不要误会,我不是想对你有什幺不敬,绝对不是把你当做泄欲的工具,可 以发誓,绝对没有占你便宜的意思。请您明白我,我只要想大家都得其所哉!我 想你就近在我身边,让我照顾你、孝顺你。
而且,你就要什幺,我就给你买什幺。要买车子吗?我买给你。想要环游世 界吗?容易办,这是你多年无法实现的理想,我马上带你去。要枚钻戒做定情信 物吗?说一声,就送到。只要钱能买得到的,就不是问题,只要你喜欢。你要什 幺,就有什幺,包括在你床上暖你的脚丫。假如你不介意,大家都觉得有需要的 话,我们可以不妨再亲密一点。我相信你已经明白我的意思。只是说,请你不要 排除这个可能性,可能你会觉得委屈一点,不过,我不瞒你,我实在有那个意思 和需要。
这是以我的能力范围之内可以说得最婉转、最得体的了。不,不能这样说。 太唐突了,我一开口,一定会把妈吓死了。
可以用循循善诱的方法,或像追求女朋友一样,以时间证明我的爱,以行动 表明我的心,来嬴得她的芳心,教她以身相许。不过,这是个难度极高的差事, 但,我相信皇天不负有心人。我将以楔而不舍的精神和天地动容的真情,嬴得美 人归。纵有千山万水阻隔,有情能使我们再相聚。
(二)妈,无人能代替你地位
于是,我开始写信给她,坐在冷清的斗室里,孤灯下,写信。
我肚里的墨汁不多,但 有千言万语向她倾诉。相思,是文人的灵感,造出 几多诗词和文章。
假如她的心如铁石,都会给我真情流露的情书所消融。
我说:我的妈妈……
我的亲人……
我的姐姐……
我的爱……
我们相爱已久了,只不过还未互表心迹。对吗?
你难道不知道,我爱你有多深,你在我心里的地位,无人能代替。没有你, 我简直活不下去。
我渴想你,我需要你,我要你,我俩纵被万水千山所隔离,也得默默的虔诚 的和你两颗心互相结合,这是我的理想生活。
我的好姐姐,容许我这样叫你,我是一个无人照顾的小孩,飞也似的伏进你 胸中,在你柔软的胸中,我愿在那儿永久长息。
妈,我爱你,让这句话为我在世上所能吐出的话。你呢,也不必犹疑,更无 须胆怯,你也来,来吧,来到我的深处,寻求你的幸福。
也许,你的经验太多了,我告诉你,讲到爱情,就没有什幺配不配,相不相 当,得起与对不起等名目。要知道,爱是无处不在的,无论是上帝或魔鬼,无论 是好人或坏人,只要他们一朝被爱,就会被那伟大而神秘的爱拉在一起,他们便 打成一片,混为一体,还有甚幺区别和不同呢?
亲爱的,让我们像风和云的结合吧。我们永远互相感应,互相融洽,那末, 就世人把我们摒弃,我们也绝对的充实,绝对的无憾。
妈,我爱你,让这句话为我在世上所能吐出的话。你呢,也不必犹疑,更无 须胆怯,你也来,来吧,来到我的深处,寻求你的幸福。
你至亲至爱的儿子
不等待回音,就每天一封一封的写,一封一封寄出,给我远方的爱,希望有 一封能打动她的芳心。
山上的雨季来临,连绵大雨,山泥倾泻,道路堵塞,伐木的工程停顿下来。 整天困在家里,望雨水「滴滴答答」打在窗上,情惆怅,意凄凉。这个时候,我 只能想起一个人,就是我唯一所爱。
不知几多个晚上,每当我寂寞孤清,思潮起伏的时候,眼底里就会浮起她的 倩影。
我低声呼唤她的名字,她听到的,她就应召而来。
妈妈就是妈妈,她总是在我最需要她的时候,轻轻的,悄悄的来了。
她仍然穿着从前在家里常常穿着的那一件敞口肩带碎花布连衣裙,领口里面 若隐若现是她一对雪白的乳房,和深深的乳沟。她的乳沟,底是藏春处,是我视 线永恒的的焦点,想像不到她换了另一条不敞领口的裙子,我的目光会落在什幺 地方?
我给她的钻戒果然打动了她的真情,她把自己当做一份礼物,答谢我愿意照 顾她一生。
如果她将床上的权利和我共享,我就不必迟疑,而亲手脱去她身上的衣服, 便是享用我的权利。
我开始替妈妈一颗钮扣一颗钮扣地解开,打开衣襟。真惭愧,我对脱女人的 衣服这件事的经验不多。妓女前脚踏进来,就已经把衣服脱的光光。除非特别声 明,服务的范围不包括接吻和由客人亲手替她脱衣服。而在这里,找个肯劈开大 腿让我干的女人也难求。
我在脑海里,曾多次演习过如何脱光妈妈的每一项细节,她穿什幺款式的衣 服,我就应该怎样脱。脱衬衣,t恤,奶罩,内裤,和丝裤,都有不同仪节,不 能都像剥橘子皮一样,「哗啦」一下就剥开,这样脱妈妈身上衣服是不合宜的, 失礼于妈妈。
颤抖抖的,从外到里,从上到下,一件一件的剥下来,挂在床头的栏杆上, 好像一面面爱的旌旗,我的爱得胜了。
不过,她的裙子永远是一样款式,脱过了千次百次。她的双手朝上举直,我 就拉着裙裾,把裙子拉起,才揭露了里面的玄机。她将会以天天新款的奶罩和小 内裤,展示她美妙身材的每一个角度。今晚,她特为我穿上,让我替她脱光的是 双幼肩带无缝胸围,乳杯是四分之三低胸剪裁,丝绒碎花剌绣。明扣设计,难度 很低,一下就解开,露出雪白、丰腴的果实。
小内裤与奶罩是配衬的,高腰,两条细细的松紧带在两股外缘,把两块三角 布料连在一起,前面一块小得仅仅可以遮着微微凸起的耻丘。这是我容许妈妈性 感的限度,因为她不是那廉价的av女主角。我要她的大腿看起来修长。
在她的窄腰和小屁股的凹孤间,把手指伸进几乎完全和皮肤熨贴的内裤的双 幼松紧带,一寸一寸地褪下,我要她那幺裸露她那比百慕达更神秘的三角地带。
于是,她就全身赤裸裸的,但很庄重,镇定的,高高的站在我跟前。双峰向 我挺过来,臀部向后翘起。解开头发,披散在两肩下,用手把发绺甩到脑后。手 臂提起处,毫不戒备地露出腋毛,一个不经意,也是最撩人的姿态。
我牵起她的手,让她跟在我身后走,双乳随着每一步,抛起落下,乳头仍是 兀傲而突起。来到床前,揭起被单。妈停步,低垂着眼睛,好像有点犹疑。
「妈,怎幺了?你没事吗?」
「没事。」
「你害怕?」
她摇摇头。
「后悔你来了?你不想,我不会勉强你的。」
「如果你想,我也想。」
「那太好了,妈,抱着我。」我把她拉向我,说。
她双臂就安静地扣住我,我紧紧的环抱着她,她收起胸腹来贴近我,我想像 得到,她亢奋的双峰,抵住我赤露的胸膛,会是多幺的敏感。我们的嘴,在相触 时张开来,进入一个温柔,圆融的梦。我让她向后仰去,用手环托住她的背。但 始终没离开她的唇,与她吻着。她嘴里那淡淡的的牙膏味,一种永不会遗忘的, 清新的记号。和她肌肤上那个牌子的肥皂的香味,提醒我,从前在家里,就是这 些味道。
这时,她轻轻的挣开我,面颊泛起红晕,在我耳畔低声说:「把灯关掉。」
「关灯?有什幺关系?」
「做爱的样子不好看。你要答应我,不要看见我做爱的样子。」
「我闭上眼睛,不看就是。」
「你不会。那个男人不喜欢看女人做爱的表情?」
我不去和她争辩了,春宵一刻值千金。
全世界都静止在这一刻,见证我对妈妈的爱,从天地开辟爱到地老天荒,永 不止息。但是,有谁可以教我怎样去爱我的妈妈?没有人会告诉我,这是千古的 奥秘,只有亲历其境,才可了悟个中奥妙。
于是,我选择以最质朴的方式,去爱我的妈妈爱人。
「妈,灯已关了,让我们爱吧,没有人会看见的。」
她把全身的重量抛过来,让我接住,顺势一带,和她一同倒在我们的床上。 我攫住她,吻她,吻她的额头,眼睛、鼻子、嘴唇和下巴。
突然尝到一股温湿的咸味,溯源而上,原来--是她的眼睛。妈,她哭了, 俯首低舐,没错,是眼泪。
「妈,你哭幺?为什幺要哭?」
「没什幺?只不过一时感触。以为没有人会再爱我了。」
「妈,我爱你,从来都爱你,永远都爱你。我已将我的爱,我的灵魂,我的 身体,我的一切,都献给,都是你的了。」
「那幺,现在就爱我。」我搂住我的爱,揉搓她的背,她的乳,她的臀儿, 和她多年来历炼过的风霜。
我的嘴寻到她的一个乳头,坚实而硬挺。它轻轻的滑进我的嘴里,让我贪婪 地吸啜,像从前在襁褓中。
她拉着我的手,压在她的小腹之下,压着那丛鬈曲的毛发,毛发之下是突起 的私处,那个地方已经很湿了。
房里的黑暗,不能隐藏妈妈的羞涩。一双半张开的眼睛,似是惧怕,似是陶 醉,和我甫接触,就含羞闭上。我那两根指头绕着一片温柔,闯进皱缩的内壁, 滑过最敏感的部位,找到她那颗无价的珍珠。
我一触着那里,那 开的两腿,就紧紧的合上,我 不让她。要那世界上最 美丽的地方,娇羞地暴露在我眼前,来回报我对她的爱。我决定要采那颗珍贵的 珍珠,妈就小声叫着,抗拒她的快感。
「妈,快来爱我,我需要你。」
很轻易就找到了进入她里面的路径,母亲纤巧的手,引领着着儿子,寻访他 的桃花源。香气从她的体内如泉水涌出。她将自己展开,迎向我向她的冲剌。
她两手抓住床头的栏杆,不住摇摆。臀部配合着上下移动。
黑夜,弯下腰来,俯听着我们,黑暗在我们身边低声建议我们,一切世俗的 藩篱,都已经在山下放下了。在山上,远离繁嚣喧闹的小房子里,我们两个互相 需要的人,不假外求,一偿宿愿,尽享欢悦,以补偿千百个孤枕寒襟的晚上的相 思。
(三)妈和我,我和妈,再也分不开了
如果家里放一张妈的近照就好了,不单满室生辉,而且可以容易想像得到, 她和我做爱时,是什幺样子的。如果能有她的玉照,最好,是张泳衣的照片,我 会放在床头,陪着我睡觉,陪着我做爱。
如果她肯将她的泳照赏给我,我就对我们的将来,有更大的把握。为什幺问 她要一张裸照?我不敢妄求,这很难办得到。但只是泳照,不好拒绝。除非她对 我毫无兴趣。
一帧穿得性感的泳衣,最好穿比坚尼,管她的身材是不是适合穿三点式。她 的身材,是好是丑,早晚都就要给我看光了。不要扫我的兴,快给我寄来。
当然考虑到,她会有种种借口,拒绝我的请求,例如说,腿不够长,腰围胖 了一点,把肚脐露出来不好看。只给我看,她的儿子看,有什幺不可以?只要你 答应,我会送你一串黑珍珠项炼,戴在你光滑雪白的脖颈上,多好看。
妈,你的身材是不是完美不要紧。那个女人的身材是完美的?有人喜欢看就 是,我是你忠实的小影迷,你身体的每部份,在我眼底下,都是美丽绝伦。
不过,在那民风淳厚的小镇上,请谁替我的妈妈拍这一辑照片呢?就算有人 懂得拍照,他又不会明白我喜欢从那个角度去欣赏她的身材。而她又不会愿意, 穿着泳衣,在别人面别,搔首弄姿,任人拍照。我必须亲自去一趟,亲自替我的 美人摆姿势,拍照。她在我的诱导之下,自然会做出各样撩人的体态。
那幺,我必须买备多款泳衣给她,顺便,买些乳罩,内裤,这是我的责任。
帮妈妈打扮打扮,让她尽量显露优美之处。但是,我不知道她的尺码和乳杯 的号码,我不敢问她,她也会认为将三围的数字告诉儿子是羞耻的事,就算她知 道,她的儿子多爱慕她。
今天,这个问题容易解决,我可以足不出户,就在互联网上邮购各种牌子、 款式和尺码的泳衣和内衣。每个礼拜,从山下就会把邮包运送上来。她来到,发 现她的衣橱里放满了这些她私人的东西,就会领悟到她的儿子对她如何的体贴、 细心。
她来了,我就不会再理会她的娇妞做作,要她在我面前,把每个乳罩试穿, 我就知道她的身材了,还会亲手替她量一量三围,当然,要脱光她来量,才够准 确。她来了,在山上的小房子里,我们两个人就什幺事情都可以发生罗。所以, 等着瞧吧!
既然上网为妈妈买些贴身的东西,顺便也可以买些时装、鞋子和口红,眼睫 液、脂粉……
山上天气凝寒,颇有雪意。伐木区入冬之后,就关闭了,只留下几个管理员 没下山的同事。下雪时,上山的路都要封闭了,和山下完全隔绝,直至明年的春 天。
有一天,出去邮站看看有没有信,管理员告诉我,我家来了个陌生女人,面 貌和我酷似。冬天有谁会上山来?哪有这幺怪事?
我 不奇怪,因为我知道,有一天,她一定会来。
我马上飞奔回家。大门大开,玄关东歪西倒的,搁着一双红色高跟鞋。
我的心儿狂乱地跳,深深的抽了一口气,往里面看。
浴间的门没关,雾气弥漫中,有一截女人光裸着的大腿,莲蓬头的水柱「哗 啦哗啦」的洒下来。一双乳峰,在奔泻下流的水瀑中庄严挺立,猎去我的眼球。
「妈,是你吗?你来了?」
「是我。」没错,这是她的声音。
饭桌上,在凌乱的杯盘间,放着一大叠我写给她的情信。
「妈,我写是那幺多信给你,为什幺不拆开,又不回信?」
「我不用打开都知道了,都是一式一样。」
「你怎幺会知道?」
「我就是知道,忘记了我是你妈妈吗?你的事,妈妈都知道。」
「所以,你来了?」
「是的,我来了,我知道你在山上,独个儿,需要我。」
「妈,谢谢你。」
「进来啊!」
她在雾气中,向我招手。水柱敲得浴间的玻璃门震耳欲聋,我的衣服裤子湿 答答地贴在身上。她帮我解钮扣,怔忡间,在迷雾里,看见她的样子,她果然没 有老,和从前一样。在狭窄的浴间里,两个赤裸的身体,无可逃避地相对,这是 我们的命运,我们注定要结合,永不分离。
我朝近她,逼近她,张臂拥住她,赤裸的肌肤,紧贴着滑溜溜的瓷砖墙,我 的肉棒,不期然怒挺起来。
我们有诉不尽的相思,和理不清的爱欲。
她执起我的肉棒,步出浴间,走到我的房里,用大浴巾替我擦乾身体。
她打开衣橱,里面琳琅满目的是女装内衣和时装。我为妈妈挑了套合身的乳 罩内裤,以熟练的手法,给妈妈穿上。我曾为她试穿着每一件,熟习了每一个穿 戴的步骤。
妈,这对乳杯的弧度是用隐藏钢丝承托的,还有闪烁渐变胶片图案,令胸部 的线条更突出。双幼肩带,三角背扣,稳定肩带位置,避免滑落。小三角裤是高 衩剪裁,与乳罩同一质料配衬。在我的睡房里,妈妈你只需要穿那幺多,让你可 以感受到自己的性感。
大腿的寒毛又长出来了,要先修一修。剃毛器跑过处,是美妙的大腿曲线。
然后,我要妈妈用莎朗史东式的张腿方式,坐在我面前,让我替她擦乾头上 的鬈子,和修理她的阴毛。她和我的毛发一样,柔细但浓密,并且泄上了我喜爱 的金黄色。
然后,我让她坐在镜前,看我替她描眉,戴上长长的假眼睫毛,打上幻彩眼 线。
妈的面容憔悴,是舟车劳顿,还是相思令人困?打上厚厚的粉底,盖过深陷 的眼袋,抹上艳红的 脂,将女性优雅的形态活现镜前。还有,我要替你涂上口 脂,你的小嘴,柔软得像红玫瑰的花辫。
「妈,你为我妆扮好,可以和我做爱了。来吧,我们终于在一起了。」我牵 起她的手,回到床前,揭起被单。
妈躺下来,双腿张开并弯曲,右手伸到乳罩下揉捏乳房,乳房在我掌心鼓起 来,乳头坚硬如弹子。左手探入内裤里,她的双腿就紧紧的合起来,让两道阴唇 夹住我,不住挤压,妈发出轻轻的喘息。
「妈,我来了,我来了。」
「我也来了。」妈妈在我耳畔轻声说。
窗外,鹅毛般雪花飘舞,它们是那样纯洁,那样晶莹,像我对妈的爱。雪花 越飘越多,压在窗前的藤枝上,细细繁响,恍若妈的娇吟。
山上,只有我,和我妈,妈和我,我们的肉体彼此做爱,再也分不出,我和 妈,妈和我。
雪絮,将山林 盖了一层白色。
在那个宁静,肃刹,凄迷的冬天,妈妈来了,我与她合为一体,永不分离, 在这山上。

【完】

*********************************** 后语:
和血脉相连的人做爱,是自恋的一种方式。
自渎,其实是和自己做爱。
山中传奇,是说一个自己变成自己恋慕的人的故事。 ***********************************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午夜福利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uyebook2001.xyz/index.php/2020/09/16/%e5%b1%b1%e4%b8%ad%e4%bc%a0%e5%a5%87%e5%a5%b4%e5%ae%b6%e7%b3%bb%e5%88%97%e7%ba%a6%e6%b3%95%e4%b8%89%e7%ab%a0-2/

dak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