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午夜福利小说 家庭乱伦 正文 下一篇:

【寂寞少妇的诱惑】

234

撸出血视频

daka

A点

官方直营少妇陪玩
江湖美妇收集录

:师娘的粉嫩屁眼估计也是名器,竟然随着抽插不断地产生油脂,产生一种润
滑作用,完全没有自己想象中的一旦进来了之后寸步难行的那个样子

  「啊……好主人……真会……肏……娴奴……的骚浪屁眼……爽……爽死了
……好麻呀……唔……唔……嗯……要飞了……好爽……啊……主人……用力
……再用力一点……啊……救……命……啊……要被……主……人……要被…

  …主人……肏死了……幸福死了……啊啊啊啊啊,浪穴也想要……主人…
…娴奴……娴奴……想要……被主人……临幸」苏美娴语无伦次的浪叫着,一声
高过一声,此时的她舒服的宁愿就这么死过去。

  「我让你发骚,我让你不守妇道,我让你勾引我,我肏死你」陈少凡的速度
越来越快,渐渐地,他的龟头一阵剧烈的麻痒感觉,传遍整条大鸡巴。他知道自
己可能是要射了,但他不能就这么射出去。于是开始了二浅一深,同时控制着大
鸡巴,不让自己射出去……

  「啊啊啊……啊啊啊……嗯……好……爽……要……要……飞……了……小
母狗求求主人……快射吧……射给母狗……滚烫的……精液……好……好肏…

  …娴奴……娴奴的小浪穴……」苏美娴哀求着,虽然她此刻屁眼无比的舒爽,
但那小浪穴竟然越来越痒,钻心的痒,连同子宫也跟着瘙痒……她只能不断的哀
求陈少天快点肏自己的浪穴,仿佛,陈少天的大鸡巴进来之后就不痒了一般。

  「哼,骚货,我改变主意了。玩完屁眼我还要玩你的小浪嘴,小骚脚和那两
颗大葡萄,我才会肏你的浪穴」仿佛抓到师娘的死穴一般,陈少天爽快无比的说
出了这番话。

  「啊??怎么?怎么……这样……主人……主人不是说……肏完屁眼就肏娴
奴的浪穴吗?主人说……说话……不算话……」苏美娴急的都要哭了……

  「你要是不答应的话,我现在就拔吊走人,咱们两不相欠。哼,你觉得你有
资格和我讲条件?」陈少天冷声说道……

  「不……不要……娴奴错了……主人……主人再给娴奴……一次……一次机
会吧……娴奴身上的所有位置……主人……随便……随便玩弄……啊……唔…

  …唔……好痒呀……呜呜呜」苏美娴竟然哭了。

23美女如云
女孩子看着我在发呆,冷冷地对我说:你下去,
      我不知所措的下了床,女孩子躺到床上叉开了双腿,说:你上来吧。
      我笨拙的上了床,跪在她的面前,低头去看她的下体,女孩子的双腿竖着分开,阴道一览无余的展露在我的眼前,她居然没有阴毛,小腹下面干干净净,
      阴道口是紫红色的,很干净。我的小弟弟一下子硬了起来。
      我用手握住我的小弟弟探进了她的阴道口。
      她突然伸手推开了我。
      我不知所措的看着她,她没说话,拿出一个避孕套递给了我。
      原来他是让我戴套套,郁闷。我长这么大也从来没戴过这玩意。也没做过爱,没想到第一次做爱是和一个小姐,
      我拿着套套往小弟弟上戴,好不容易戴上去了,我把小弟弟往她阴道里插,她的里面很紧,费了很大的劲终于插了进去,我感到她的阴道一阵收缩,我的小弟弟又被挤了出来。
      我丧气地看着我的小弟弟,她伸出手握住我的小弟弟,帮我送了进去,然后她用双手贴在阴道口,我爬在她身上,开始按书中教的办法开始在她阴道里抽插,我的脸贴进了她的脸,想吻她,她把脸一扭,躲开了我的吻。我看着他冰冷的脸,小弟弟不觉有些软了,正赶上她的阴道又一阵的收缩,我不由自主的射了出来。
      她一把推开我,开始一言不发的穿衣服。我垂头丧气的坐在床上看她穿衣服。
      女孩子飞快的穿好衣服,“碰”的一声挂上门走了出去。
      我在心里算了算时间,靠,从她进来到她出去总共还不到5分钟,一点没没有感到传说中的快感。不禁有些失落。想摸出一支烟来抽,真是点背,烟也吸完了。我开了门走了出去,准备下楼去买烟。在过道上碰到了洗浴中心的张指导员。张指导员问我去干吗,我说下去买烟,张指导员说:来我这里了还用你去买。他从身上掏出一盒三五递给了我,说:回去好好和那个小妞玩吧,玩开心点。
      我垂头丧气的说:她已经走了。
      张指导员笑了:兄弟你不是吧,哪有这么快的。
      我说:她一句话都不说,阴沉着脸。
      张指导员说:她是刚出来的,新出来的不知道规矩,要不我换个人给你吧。
      我说:算了。
      那不行,那我这里玩不痛快显得我多没面子,这样吧,我替你教育一下她。让她马上回去,你先回屋子里去,这次我让她没有一小时不许出来,让兄弟你玩尽兴。
      我回了屋,躺在床上抽烟,刚抽了几口,门开了,张指导员把那个女孩子领了进来,说:这是我兄弟,你要是还想在这个城市呆下去,就把我兄弟伺候好,不然的话你来的容易,要走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张指导员说完,碰的一声把门带上走了。
      女孩子低着头又开始 脱衣服。
      我看着她脱光的身体,小弟弟不由自主的又硬了起来,我下了床,想抱住她,她轻轻的闪开了。坐到了床上,对我说:一次不过瘾是不是,那就再打一炮,不过我说清楚了,我不管你是谁,一次是一次的钱,老板的弟弟也不行。
         她顺手又递给我一个避孕套让我戴,我接了过来,看着避孕套说:我不习惯戴这个,不戴行吗?
         不行!谁都得戴,不然的话我宁可不挣这个钱!

24【寂寞少妇的诱惑】

别看陈霞中午的时候胆子大的要死,此刻因为儿子在这里,完全没有了中午时候的那种胆大的作风。
看样子,陈霞是那种宁愿背叛丈夫,也不能给儿子留下任何不好的印象的女人。
  因此,面对着陆鸿不老实的手脚,陈霞竟然是一动也不敢动,深怕自己的身子有任何的动作,
都会引起儿子的注意。
  在这一刻,陆鸿的嘴巴已经是凑到了陈霞的耳边,轻声的说道:“中午的时候,我们距离龙哥
不到3米的距离,现在,我们距离你儿子多少距离?”
  陈霞不敢说话,也不敢有任何的动作,陆鸿的手,却已经是毫不客气的伸进了陈霞的裙子里,
将陈霞的内裤给褪了下去。不知不觉的,陈霞竟然很是配合的让陆鸿见自己的内裤给脱了下来,
塞进了陆鸿那条宽松的大短裤的口袋去了。
  陆鸿轻轻的探了一下,坏坏的声音再次的在陈霞的耳边响起:“已近很湿了啊!”
  陈霞顿时就变得面红耳赤起来,扭过头来狠狠的瞪了陆鸿一眼。
  看着陈霞的表情,陆鸿又是嘿嘿的坏笑着,随即,陆鸿站直了身子,将大短裤的拉链拉开,
放出了早已经昂首站立多时的小兄弟。
  陆鸿也不敢将动作幅度做的太大,毕竟,现在陈霞的身子是扶着椅子的,只要自己的动作稍
微大一点,势必会连带着椅子也有影响,这样一来,刘星肯定会觉得奇怪椅子为什么会无缘无故
的自己动起来?
  这样一来,陈霞就觉得有些不舒服了,不由自主的开始扭动起自己的身子来,配合着陆鸿的动作,
这感觉,这心情,当真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甚至于陈霞感觉到,这一次的XXOO比之中午在家里的时候还要刺激。

25【蜜桃臀】

  水洛笑喷,母亲的蛮横好多你都领教过了,轻易不使出,一旦使出,那是百分百不讲理的。

    王薇越气气曲优冰而已,哪会抓人,见威胁不到曲优冰,王薇越就威胁水洛:“小洛,快插进来,否则我抓你妈妈起来。”

    曲优冰尖叫阻止:“小洛,不要给她爽,她不敢抓我们的。”

    水洛跃下泳池,下身贴着王薇越的大屁股,佯装惊恐:“她是警察,她要抓我们的话,我们没办法的,谁叫妈妈和我乱伦,我们要讨好薇薇姐,操爽她。”

    一边说,一边举起大肉棒,粉红大龟头对准王薇越的蜜桃臀中央插了进去。王薇越马上娇吟,双肘和两只大美乳都搁在泳池边沿,美滋滋叫嚷:“啊啊啊,小洛就是识时务,聪明懂事,比你妈妈懂事多了,噢噢噢,棒棒好粗,没试过在泳池做爱,感觉好特别,啊啊啊,小洛插深点。”

    曲优冰气歪了鼻子。

    水洛哈哈大笑,一边抽插王薇越的肉穴,一边将曲优冰搂住,又是摸母亲的大奶子,又是吻母亲软糯香唇:“妈妈,你要不要像这样从后面插,很舒服的。”

    曲优冰自然心动,但她想教训王薇越,就悄悄对水洛耳语:“我好想咬她的屁股,你故意命令我咬她的屁股,昂。”

    水洛挤挤眼,同意了:“薇薇姐,现在我想看妈妈舔你的屁股。”王薇越顿时大喜:“好啊,好啊,你妈妈以前喜欢舔我下面,屁股倒是比较少舔,哼,看在你面子上,便宜她了。”

    曲优冰马上装腔作势:“不要,不要,小洛你真是的,竟然逼妈妈舔人家的屁股,你帮外人欺负妈妈。”

    水洛冷笑:“不舔的话,不给妈妈吃大棒棒。”

    “哎呀,这样子欺负妈妈,太过份了。”曲优冰娇滴滴道:“好吧,妈妈可以不吃饭,但不能没有小洛的大棒棒,妈妈忍辱负重,忍辱负重。”

    王薇越回头,看见曲优冰弯腰下去舔她的屁股,那叫一个亢奋:“哈哈,太过瘾了,你曲优冰有什么了不起,你只配舔我的脚,舔我的屁眼,舔我的屁股。”媚眼抛给水洛,肥臀乱扭:“小洛你看,你妈妈有时候很贱的,为了男人的大棒棒,她什么都做。”

    水洛都被王薇越的话刺激了,他猛烈抽插大肉棒,小腹猛烈撞击王薇越的蜜桃臀,水波和臀波一起激烈荡漾。忽然,王薇越一声痛苦惨叫:“哎哟,这不是舔,是咬,哎哟,小洛,你妈妈咬我。”

26【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在一个如花园般的房间里,一台摄影机正对着床铺中央,昏黄的灯光照耀下,一个美丽纤细的身体被双手交叉绑在了床头,那是一个仙子,玉体横陈的仙子被蒙住了眼睛,带着一丝邪恶的诱惑,仿佛在诱人堕落,而顺着仙子的身体望下去,并没有看到一双笔直的美腿,反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仿佛一头巨兽,正埋头在仙子双腿根部,探寻着绝世的珍宝。而仙子的双腿,正无奈地打开,形成了一个大大的“M”,仿佛在对冒险的勇士发出邀请……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在看到韵的那滩蜜汁后我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然后迷迷糊糊地看到虎哥和韵说了什么,韵激烈地摇头,不论男人怎么说都是摇头,然后男人开始玩弄她的脚掌,与之前不一样,是一种挑逗挠痒似得玩弄,我看到了韵激烈地挣扎,然后,再然后,在朦朦胧胧中,韵似乎张开了双腿,然后……
  当我回过神来,麻木地发现我的妻子似乎在以我不能理解的方式犒赏着身下的男人:她主动张开了双腿,那黑丝包裹住的浑圆玉腿呈“M”型散开,似乎在欢迎男人的探访,不,应该是把玩,而男人的头深埋在腿根间,隐约可以看到紫色的内裤已经被拨到了一旁,男人的嘴与那幽秘的山谷中间只有一层薄薄的丝袜,不,应该说什么也没有隔,那透明的黑丝什么也阻挡不了,反而为男人的舔舐增加了无穷的乐趣,对,就是舔舐,那胯间传来的“哧溜”声是如此巨大,仿佛是老牛在饮水,又似巨猿饮液,很难想像那深谷中藏纳着如此多的溪水,而野兽则在疯狂地吸吮溪流中的蜜汁,似要将溪中之水一饮而尽方才罢休……
  我眼睁睁地看着虎哥对着韵的溪谷又舔又吸,他爱抚着玉人的溪谷,熟练并有节奏地拨弄着阴核,如在弹奏肖邦的夜曲,手指隔着黑丝刺入,在里面深入浅出,偶尔得到仙子的一声赞扬,便会更加卖力地辛勤耕耘,以换得仙子的下一次褒奖……当又一次“哼”声过后,仙子的身躯迎来了一次激烈地颤栗,而身下的男人敏锐地发觉了这一点,坏心眼地停止了动作,仙子若有所失,双腿开始不规则地摆动,似在寻找着什么……
  到这里,虎哥对我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什么,身体开始了前所未有的颤栗,仿佛冬天寒风中的鸟儿,瑟瑟发抖。
  虎哥摸了摸韵的脸颊,韵也仿佛知道了什么,脸上开始出现了丝丝红晕……
  虎哥退下了裤子,把边上的我下了一跳,那是多么大的一条阳具啊,我的算是正常水准,而虎哥却有十七八公分,黝黑无比,宛如一条丑陋的巨龙,这么大的一条插进去,韵不是直接就怀疑了吗,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出了差错,不过我失望的同时也呼了一口气,仿佛轻松了许多,这样计划就不用继续下去了。
  可是当我向虎哥打手势示意时,他却指了指床上正努力保存平静的妻子,看到了韵两腮的丝红,我明白了什么,处于高潮边缘的韵正需要一根火热的东西来让她走到巅峰,现在处于高潮边缘却努力保持平静,反而搞的意识混乱的她根本没有多余的机会来感受和怀疑阳物的大小,而当阳物一进去,或许马上就会走向巅峰的她只有感受到巅峰的愉悦后才有机会感受,而巅峰过后已经习惯了这大小的她更不会有丝毫的怀疑,虎哥,好深的算计,他已经算准了这一点,才开始无所顾忌地让眼前的仙子走到高潮边缘,并乘这个机会解决最大的难题……
  我的心又一次沸腾了,早已准备万全的虎哥仿佛胜利的将军,亮出了自己最强大的武器。他轻轻分开韵刚才复又并拢的双腿,而这次,韵却没有任何反抗,反而无意识地主动将双腿分开,方便男人的进入……
  虎哥满意地笑了笑,在我狰狞的目光下,用阳物前端轻轻沾了沾丝袜上的蜜汁,将阳物往那幽深的溪谷探去……

27善良的美人妻

 时间不长,我看见妻子的全身开始扭曲地绷起,抬起的屁股好象有些不由自主的痉挛,两片臀肉在有节奏的开合着,连她那美丽的菊花蕾都忽隐忽现的暴露在我眼前。两只本来悬在半空中的玉腿,也开始落下来,使劲地搓着老乞丐的腰上,左右的,毫无目的的在上面来回痉挛。很快,大腿内侧就被蹭出鲜红的一片颜色。
  凭我对妻子的了解,妻子的高潮要到了,这时候的妻子是最叫人难以忍受的……妻子的阴道会不由自主的一阵紧缩、阴道内壁也会开始急速地蠕动,让人难以控制的射出精了。
  果然,老乞丐的动作越来越剧烈,从喉咙深处发出阵阵老牛一般的嘶吼,下体抽送的速度变的越来越快。我看见似乎连他的鸡巴都兴奋得更硬了几分,连妻子的阴道都好象要被他最后的抽插弄的更加肿大了。
  妻子呻吟的声音已经开始变调了,两条腿又一次痉挛的在老乞丐的腰上摩擦着。两臂也抱紧老乞丐的后背,好象要把老乞丐整个人和她融在一起一样。从我这里看去,老乞丐的胸膛被她抱的是那么紧,中间几乎没有一点缝隙,连妻子的乳房都被挤压成一团,仅仅从两个人的胸膛之间看见两块好象被挤成肉饼一样的乳肉。
  妻子开始浑身痉挛的颤动不止。我看见妻子的阴道周围开始一阵一阵一阵的收缩,大阴唇在老乞丐的鸡巴周围不断裹来裹去。收缩的力量之大,连老乞丐的插入都变得困难起来。
  老乞丐奋力的把自己的鸡巴完全的塞到妻子阴道里面,让妻子的阴道裹着自己的鸡巴根底开始自己蠕动起来。然后就抱紧了妻子,整个下体狠命的顶住妻子的耻部,身体也开始一抖一抖的颤动不停。在那一瞬间,我似乎能听见他把精液射如妻子体内的那种「咻咻咻」声音。
  老乞丐一直到抖动了20多下才停止。这时候,刚才还鼓鼓囊囊的阴袋似乎干瘪了很多,上面的褶皱都明显的多起来。
  半天,老乞丐才高潮的感觉中回味过来,老乞丐依旧趴在妻子身上没有下来。下体仍然死死的抵在妻子的阴部,丝毫没有拔出来的意思。
  好半天,老乞丐的鸡巴才缓缓的软下来,被妻子紧密的阴道一点点的挤了出来,当老乞丐的鸡巴从妻子的阴道里耷拉下来的时候,一大股黏稠的白液也跟着老乞丐的鸡巴流淌到床单上。
  妻子发觉了老乞丐鸡巴的抽离以后,马上就示意老乞丐从自己的身上爬下来。紧接着,妻子把双腿高高的翘起来,防止精液从她的阴道里再流出来。
  我明白了为何妻子这几天一直缠着问我拯救孩子的办法,在得到我的冷漠后,善良的妻子想到了用这个办法来拯救自己孩子。
  柔雪我知道你的善良,可你这样做却深深伤害了我!
  我看着妻子那沾满精液的肉洞。上面的白液黏黏稠稠的,上面有一圈黑黑的污垢,那是从老乞丐肮脏的鸡巴上脱落下来的!
  妻子的大阴唇因为刚才被老乞丐剧烈的插弄而变的再也合不拢了,里面的小洞也微微张开着,露出装满精液的阴道口。
  老乞丐躺在妻子的身边象一条离开水面的鱼一样,张着嘴,大口的的喘着粗气。看来,刚才在妻子身上的一番折腾,耗费了老乞丐不少的体力。
  我的心已经麻木了,我突然记起第一次看见妻子时的情景,那样的纯情,那样的洁净,就像一个不慎落入尘世的天使。
  可现在,天使还在吗?

28【善良的美艳教师妻】
「嗯……嗯……轻……轻一点儿!」

我的舌头灵活的在曲鑫的乳房上面转着圈,或左或右,不停地变换着方向。

而我的肉棒,也像是充满了电的打桩机一般,啪啪啪的持续不停得工作。

一开始的曲鑫还只是嘤咛,但随着时间的加剧,这阵嘤咛声也渐渐地变成了呻吟声,同时那本就紧致挤窄的肉壁,这一刻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许是受到了久别重逢的刺激,肉壁较之于先前更加紧致的挤压着我的肉棒,炙热的温度就好像是要将我的肉棒烫熟了一般。

而且随着我舌头在左右两个乳房上面不停地变换着位置的缘故,曲鑫弯曲在我肩膀上的双腿开始像是钟摆一样前前后后的摆动了起来,脚裸不停拍打着我的后背,紧窄的蜜穴深处也开始飙出一股股的热流,像是迎面而来的浪潮一般,一波波的冲刮着我的龟头。

听到曲鑫嘴里的轻一点儿,我好像是又受到了鼓舞一般,进出的撞击非但没有减轻,反而加重了。

「啪啪啪啪……」

随着我不停地前后挺动,那肉体与肉体撞击的声音,开始更加清晰的在整个房间里响彻了起来。

不论是我还是曲鑫,彼此都沉浸在了这许久未曾到来过得欢愉当中。

「你……你轻……轻一点儿,不……不要这么快!」

意乱情迷的曲鑫已经不知道是该让我轻点儿了还是该让我慢点儿了,两条搭在我肩膀上的美腿也因为长时间的动作幅度而轻微颤抖着,同时那环住我脖子的双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了下去,紧紧地抓着床单。

单薄的床单在曲鑫的手里被拧成了一团,而曲鑫那牙齿紧咬的红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张开了,里面传出的呻吟声让我更加的疯狂。

「老婆……」

我察觉到了曲鑫颤抖的双腿,于是便在连续深入了几下之后,将我沾满爱液的肉棒从曲鑫蜜穴里抽了出来。

说实话,我还从没有见过曲鑫的蜜穴像是现在这般湿润的,里面的爱液就像是小溪一样一刻不停的流着,随着我肉棒的退出,曲鑫的两条腿无声的垂落,饱满的胸部上下起伏着。

虽然没有高潮,可曲鑫还是趁着这个功夫尽力歇息着。

而抽出肉棒的我,则是低头看了看自己此刻光溜溜的棒身,上面的爱液一层层的包裹着,就像是涂了一层润滑剂一般,闪烁着亮眼的光芒。

最主要的是上面还沾惹着曲鑫蜜穴里的爱液,随着我目光的注视,就见龟头前段沾惹的爱液,连接成丝,滴落到了床单上。

亲眼看着曲鑫的爱液从我的龟头滴落,前所未有的画面冲击着我的眼眸,我不由得感觉到了更加的刺激,半跪在床上,轻轻地拍了拍曲鑫。

正在休息的曲鑫自然知道我的意思,意乱情迷的她并没有拒绝,相反还十分配合的撅起了屁股,后背对着我趴在了床上。

正是老汉推车的姿势!

我轻轻地伸手拍了拍曲鑫的屁股,然后一只手握着自己的肉棒,龟头顶在了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轻轻地向前一挺腰。

不同于先前,这一次有了内中爱液做润滑剂的缘故,我的肉棒轻轻松松地就顶开了曲鑫的蜜穴,哧溜一下子滑了进去。

「嗯……」

曲鑫的嘴里再次传出了魅惑的呻吟声,长发轻轻地甩动,发梢在我的眼前飞过。

我整个人半趴在曲鑫的后背上,两只手从曲鑫的腋下穿了过去,一左一右的握住了曲鑫的乳房。

原本随着我的挺动,曲鑫不单单是身子一前一后晃动,就连那两颗大奶子,也是不停地前后晃动,现在被我从后面握住,那两颗大奶子不再像是充水的气球一样前后晃动,相反还被我握在了手里,轻轻松松的揉捏把玩着。

一边把玩这一对大奶子,我一边加速了抽插的幅度和速度。

曲鑫的蜜穴紧紧挤压着我的肉棒,内中的爱液一刻不停的冲刮着我的龟头,同时每当我的肉棒抽出到龟头位置的时候,蜜穴口的进出口都会紧紧地箍着我的肉棒,身体内部的肉壁不停地收缩着,无时无刻不再刺激着我的肉棒,同时反馈过来的舒爽感也无孔不入的刺激着我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

「嗯……别……别动,我……我来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午夜福利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uyebook2001.xyz/index.php/2020/09/24/%e3%80%90%e5%af%82%e5%af%9e%e5%b0%91%e5%a6%87%e7%9a%84%e8%af%b1%e6%83%91%e3%80%91/

daka

A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