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异少妇邀请我去她家

madou

新豪

234

金莎

youyou

撸出血视频

daka

A点

官方直营少妇陪玩

一直想把另外一位炮友(简称H)的故事写出来,出于多种因素(主要是懒)迟迟没有动笔,直到上周看到马老师跟反差饥渴女老板的作业,和尚觉得时机到了。这位炮友H是我约的第五个,也是现在唯一的炮友,说来也怪,我第二个到第五个炮友跟第一个炮友(女大学生,简称S)有关。
先讲讲为什么都会跟S有关。S在遇到我之前约过二十多个男人,也不知从哪根鸡巴开始,她突发奇想,把约过的每根鸡巴都记录下来,写在另外一个微博小号上,写的都是见面、聊天、开房这些过程,然后会写自己对这根鸡巴的评价,当时我就是她这个约炮流水账的忠实读者之一,可能你们以为这个会很色情、刺激,其实恰恰相反,80%都是惨兮兮的,吐槽了很多奇葩,比如刚口一秒弟弟就开始吐了,说用手就能帮她高潮结果还留长指甲的,明明开车过来却见面带她去小学门口吃5块一份的脆香鸡柳然后在旅馆开房等等等。。。简直就是闻着伤心的血泪史。她和几个搞黄色的本地博主建了微信群(据说里面只有女的),也是分享约炮遇到的奇葩男来避雷的。而我第2、3、4个炮友都是这个微信群里的。
但H不是,她和我一样,也是约炮流水账的读者,S跟我搞一起后,写我比较多,我记得在9月份的某一天,我正在流水账的微博评论区跟S在线互动,聊得正开心,突然就被H关注,然后就收到她的私信:你就是XX号(流水账每个鸡巴都有编号,从01开始),对吧?然后就跟了个大笑的表情。
我点开看了下她的微博,37岁,长沙,共同关注就是S的流水账,内容就是小资女人到处吃喝玩乐,别说搞黄色了,一张露皮肤的照片都没有,每个自拍都穿得严严实实的,但面容姣好,看上去一点不像30岁的女人,男人嘛,看到美女就容易卸下防备,而我这样的lsp恨不得马上把自己脱得光溜溜的,我回她:是啊,要跟哥哥一起玩吗?想到S在流水账里对自己的积极评价,我又自信地加了个坏笑的表情。
没多久她回了句,没兴趣。我问她,没回答,然后我发现已经点不了关注她,这货把我取关拉黑了。
这就是我跟H的开幕式,惨淡收场。
之后一段时间,我跟H没任何交流,一是当时有S在,吃得饱饱的,没想过要去找其他女人;二是S给了我满满的自信心,突然受挫,不想再去触这个霉头。直到去年国庆假期,S回了老家,我安安分分每天地陪着老婆,某天深夜,我打开微博私信里面躺着H的一句话:你真有那么厉害吗?
我这回老实多了,低调含蓄地慢慢聊,才知道她有个小鲜肉炮友,好像才23还是25,不记得了,据说还一米八,然后给我发了她炮友照片(在床上的),我马上会意,把我跟S的自拍视频发了过去,我所有做爱自拍都不露脸的,而她给我发的都是炮友的脸照,各个角度,的确很帅,有点像王一博那种的有棱角,剑眉,但问她要自拍就说没有。我想可能关系还没到这个点,慢慢来呗,总算是聊开了。
国庆之后,跟S继续相处一个多月里,我跟H就一直通过微博私信聊天,话题从南到北,从约炮到工作,从音乐到文学,关系并没有迅速升温,一直不让加微信,更别提见面了,看了我照片直说:我不会约你的,我是颜狗。但是我们共同爱好太多了:都喜欢朴树、周杰伦、张国荣、村上春树、路遥,美剧的品味也一样,我给她的微博评论总能得到几句俏皮话,每天都有小的进步。后面我又慢慢知道了更多:她离婚快两年了,老公出轨+赌博,孩子判给了她,她离了后又找了个男朋友被他骗了二十多万,得了抑郁症一度想自杀。。(她的遭遇不太想写太详细),反正她不再相信男的,在微博认识了现在的小鲜肉,她不喜欢去酒店,又不能在外过夜。于是让他晚上去她家过夜然后凌晨离开,也就是说只有她孩子睡觉的时候,他才能“活动活动”。我知道这些后就觉得很好玩,总是逗她今晚几点营业孩子快点催做作业之类的,聊到这个程度,我们已经成为朋友了,彼此对这个称谓是认可的。闲来无事的夜晚就会聊聊最近跟炮友的情况,然后我终于知道为啥她不肯发自拍给我看了,因为压根就没拍。那个小鲜肉容易早泄,她说每次口都撑不过两分钟,插也是两三分钟完事,我问她:你这样吃不饱啊!她说抱着帅锅睡觉就够了。我那时还傻乎乎地以为她认真的。
在聊天的过程中就感觉自己睡她无望,但又总能聊个不停。渐渐地她对我抱怨那个小鲜肉,越来越不懂事,开始偷偷翻她手机,甚至当面问她有没有其他男人之类的,结果肯定是不欢而散,我揶揄她说你这是炫富,多少女的都希望自己男友在高考,你有了却往外推。可能惹她不高兴了,几天没理我。
我跟S断了以后,马上就告诉了她。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那时什么心理?想骗同情打一炮?或者仅仅是想得到安慰?或者我真的当她是唯一知情的朋友而已。聊了没几句,她说:中午吃饭吗?我当时还没反应过来:肯定吃啊,你呢,吃什么?结果就被嘲笑,意思是一起吃顿饭。看到要奔现了,我其实很紧张的,但又知道这是机会,不去就以后不会再见了,果断答应。

约好见面的地方,取车出门,20分钟的路,我开得很慢很慢,坐在车上的时候脑袋幻想了吃饭的场景,我的毛病就在于此:事情未开始前总是会去预想。但车程太近不允许,停车后我打她电话。结果她早就到了坛宗,我上楼后一眼就发现了她,坐在一个角落带着帽子,感觉比照片还要白,不知是不是化了妆。席间简单交谈,我强打起精神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局促,上鱼头的表演很炫,红红火火,寓意很好。吃完我主动结账,走出餐馆。她说去喝杯咖啡,我说好。
到了星巴克,我说我很少来这,你帮我点我来买单。她笑了笑让我找个座位等,她去买。其实我极少去咖啡甜品店,不适应里面的格调,但那次感觉还可以,可能就是心里有期盼,至于期盼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那天下午人不多,我们边喝遍聊,坐了一个多小时,聊的都是关于S,还有家庭,有时我自己讲述,像渴望诉说的人在内心独白;有时她问我答,像师傅在考较想出师的学生。之后我们分开,没有再去干嘛。我当时觉得这也没关系,以这样的方式结束第一次见面也挺好的。

经过见面后,我们的关系升温非常快,吃完饭第二天我加了她微信。那几天沟通工具变成了微信,早上起来/工作/吃饭/睡前都有聊,在那周的周五,她说要去出差,我主动请缨送她去了机场,周日晚上她问我,明天有没有空去接她,我答应了。再次见面让我惊喜的是她给我带了北京的冰糖葫芦,虽然一看就是机场买的特产,(淘宝也买的到),但真的挺开心的。回去的路上播放着《爱在西元前》,我跟着一块哼“你在橱窗前凝视碑文的字眼,我却在旁静静欣赏你那张我深爱的脸”,她说别唱了,唱得我想睡觉了。我刚琢磨这是不是要找个地方按按摩再回去还是咋滴,心里在纠结去哪里,这种地方咱也没去过呀。她见我没唱了,声音又压低了点说:我想找个地方睡觉。我还没从找按摩的思路中回过神来,随口就说:先在车上睡会,待会你就到家了。然后听到她轻轻地说:家里有孩子。
我一听,感觉血气就从身下迅速地涌上来,心跳也开始加速,好像全身随时可以进入一种亢奋的状态,但我这人特喜欢装逼,淡淡地说:嗯,那我找个地方。马上就找个路口下了高架,没转两个路口就看到一家维也纳,直接冲进停车场,下车的时候她说:你待会告诉我房号,我要找点东西。我把车钥匙给了她。到前台办理入住拿了房卡后赶紧飞跑到外面找药店便利店,感谢繁荣的祖国,一切顺利。发了房号没多久,就听到敲门,她低着头,带个小挎包就进来了,一边车钥匙给我一边说,你先去洗。我说不一起洗吗?她躲着我的目光,说不要,我快来大姨妈了。我一听,瞬时感觉一盆凉水从头浇到底,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敢情还真的只是睡个觉。性致勃勃,突遭打压,我只能一边洗一遍不断安慰自己:没关系,还有下次,下次一定。。。
等她洗完,我打开电视在看纪录片频道,想仔细听这个醇厚的男声来压制心中的骚动,她裹着浴巾就往我旁边一钻,过一会把浴巾拿出来丢一遍,然后就没声息了,我说那就睡觉咯,就关掉电视和灯,房间一下被黑暗填充,只剩下浴室一颗小灯透过玻璃射出一丝暧昧的光。

我只穿了内裤,大腿触到旁边佳人的肌肤,滑滑的,也让我心痒痒的,但又回想她刚才说来大姨妈了,我突然间一个激灵,她说的是快来,又不是来了,这肯定是有区别的好吗!然后我一把抱住了她,一开始她还挣扎说:干嘛呀!但语气并不强硬,我并不答话,把手伸向了她的胸罩里,软软的,一手都抓不完,摸到乳头轻轻一捏,感觉她就软绵绵地自己贴上来了,我一边捏一边吻住了她的嘴,这个时候彼此就只剩下浓重的呼吸声,感觉就是一腔激情如满载的水一下子得到了释放,在微弱的灯光里两个人像两条蛇一样缠到一起。我从乳房摸到了肚子,软软的,又转到了屁股抓了两把,然后直接溜进了两腿之间,手指来到阴道口,才一会已经是湿淋淋的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手就抓住我了我JJ,我感受到她的主动,更加疯狂的吻着她,舌头交织在一起,用手指进入她的身体,她鼻息越来越重,嘴里不断发出”嗯嗯嗯“的叫声,感觉到她的水越来越多,我本想提枪上马,一捅为快的,嘴巴刚一分开,她就看着我的眼睛说:我要吃鸡鸡,吃鸡鸡。我又被这一幕刺激到了,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亲眼看见,完全想象不到她外表正经端庄的人会说这样的话。我刚一躺好,她就急切地把嘴巴嗦了上去,并发出“酥酥酥”的声音,口水都顺着鸡巴流下来,滴在我的阴毛上,我的下体一下子膨胀地更厉害了,那种感觉,就像是浑身细胞都在唱歌,全身都打开的感觉,实在太舒服了,她的口活是我遇到过的女人中最好的,成熟女人的魅力实在让人太愉悦。她一边忘我地口,一边不断地扭着屁股,我伸手把她的内裤扒到膝盖,试着伸两根手指进去,发现还有点挤,但是很滑。在彼此这样的刺激中,我觉得是时候到下一阶段了,我拍了拍她的屁股,说我要进来。原本我想起身把她翻过去压在身下的,没想到我刚起身,她就摁住了我胸,随后自己扶着鸡巴就坐了上来,我一惊,说我还没戴套呢!但鸡巴已经插进了滑溜溜的阴道里,里面暖暖的,挤挤的,不能再舒服了,我感觉全身被这下身的快感锁定住了,任由她上上下下地套弄我的鸡吧,速度也越来越快,屁股坐的”啪啪啪“响,坐了一会她累了,示意要我从后面插她,然后又是一顿爆操,她喜欢急速凶猛的插,越快叫得越欢,后面的我就不赘述了,因为我写到这里鸡鸡也硬了,挺尴尬的。跟大部分作业的场景一样,在昏暗的房间里,两个饥渴的人通过身体结合来满足各自的需要,重复的动作带来不断翻滚的激情,身体的起伏伴随的彼此的吼声,叫声,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我和H不只是身体上的交合,我记得崔娃的自传《天生有罪》里提到这么一句话,你如果要和一个女人发生性关系,那一定得先在大脑里跟她发生性关系。如果说一上来就和一个陌生女人啪啪,我有可能硬不起来,还是有一点感情基础是比较好的。

我和H第一次约就是这样完成的。做完就送她回了家,之后的故事,就是我经常晚上11点多驱车去她家,然后早上六点离开。和她做爱,我们能互相满足。她喜欢做完抱着我睡觉,说她怕冷。所以每次她都是微我:今晚来暖床吗?少妇虽然没有少女的那种蓬勃的青春气息,但是在床上,我认为少妇的魅力还是完胜少女的。和H约的次数已经数不过来了,去年基本都是在她家里。今年我老婆工作调回长沙,而她也有了新男友,(这个男友追她的时候我也算见证人)目前这个新男友搬进了她家里,我们只能去酒店约,虽然现在约得很少了,但一直还在聊天。

今年某次聊天我问她:你那个小鲜肉呢?怎么没见你提过了。
她说:早就断了。
我又问:那我们是什么关系啊?炮友?朋友?
她说:冒得关系 (她们家乡话,意思是没关系)
我一直不懂她为什么这么说。有人可以解答下吗?请评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午夜福利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uyebook2001.xyz/index.php/2020/10/24/%e7%a6%bb%e5%bc%82%e5%b0%91%e5%a6%87%e9%82%80%e8%af%b7%e6%88%91%e5%8e%bb%e5%a5%b9%e5%ae%b6/

madou

daka

A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